您现在的位置: 乌鲁木齐生物多样性数据库>> 研究成果>>正文内容

乌鲁木齐市生物多样性保护规划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乌鲁木齐市生物多样性保护规划

 

 

 

 

 

 

 

 

 

 

 

 

 

 

 

 

中国科学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

 

20131

 

项目名称:乌鲁木齐市生物多样性保护规划

委托单位:乌鲁木齐市城市规划管理局

组织编制:乌鲁木齐市林业局(园林管理局)

编制单位:中国科学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

    人:     研究员

项目负责:     研究员

尹林克   研究员

编制成员

  成:研究员、硕士生导师

尹林克: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姜逢清:研究员、硕士生导师

阿布力米提·阿布都卡迪尔: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妮:硕士

  蕾:硕士

南伟疆:硕士

段士民:副研究员

王雷涛:工程师、硕士

王喜勇:工程师、硕士

  核:

雷加强: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国家绿洲荒漠生态技术研究中心主任

                    新疆沙漠工程勘察设计所所长

 

 

 

{C}前  言........................................................................................................................................ {C}1{C}

第一章  概  论........................................................................................................................ {C}3{C}

1.1 编制依据...................................................................................................................... {C}3{C}

1.2 规划思路...................................................................................................................... {C}4{C}

1.3 规划原则...................................................................................................................... {C}4{C}

1.4 规划范围...................................................................................................................... {C}5{C}

1.5 规划期限...................................................................................................................... {C}5{C}

1.6 规划目标...................................................................................................................... {C}5{C}

1.7 规划内容...................................................................................................................... {C}7{C}

第二章  社会、经济与自然条件............................................................................................ {C}8{C}

2.1 社会与经济条件.......................................................................................................... {C}8{C}

2.2 自然概况...................................................................................................................... {C}9{C}

第三章 生物多样性特点、保护现状及存在的问题............................................................ {C}13{C}

3.1 生物多样性特点........................................................................................................ {C}13{C}

3.2 生物多样性保护现状................................................................................................ {C}19{C}

3.3 生物多样性保护中存在的问题................................................................................ {C}25{C}

第四章 城市生物多样性保护功能区规划与空间布局........................................................ {C}29{C}

4.1 生物多样性保护功能区划........................................................................................ {C}29{C}

4.2 生物多样性保护空间布局........................................................................................ {C}30{C}

第五章 山地生物多样性就地保育区(I)规划...................................................................... {C}32{C}

5.1 区域范围和生物多样性特点.................................................................................... {C}32{C}

5.2 影响山地生物多样性的主要因素............................................................................ {C}34{C}

5.3 保护对象、目标与重点............................................................................................ {C}34{C}

5.4 保护策略与措施........................................................................................................ {C}35{C}

第六章  荒漠生物多样性保护与修复区(Ⅱ)规划.............................................................. {C}37{C}

6.1 区域范围和生物多样性特点.................................................................................... {C}37{C}

6.2 影响本区生物多样性的主要因素............................................................................ {C}40{C}

6.3 保护对象、目标与重点............................................................................................ {C}41{C}

6.4 保护途径、措施与方法............................................................................................ {C}42{C}

第七章  都市圈生物多样性就地和迁地保护区(III)规划................................................ {C}44{C}

7.1 区域范围和生物多样性特点.................................................................................... {C}44{C}

7.2 生物多样性受胁主要因素和保护工作基础............................................................ {C}45{C}

7.3 保护对象和保护目标................................................................................................ {C}46{C}

7.4 保护地规划及措施.................................................................................................... {C}47{C}

第八章 湿地生物多样性恢复与就地保护区(Ⅳ)规划........................................................ {C}50{C}

8.1 乌鲁木齐湿地范围和基本特征................................................................................ {C}50{C}

8.2 湿地生物多样性现状................................................................................................ {C}50{C}

8.3 湿地生物多样性受干扰和受威胁的主要因素........................................................ {C}52{C}

8.4 规划保护对象、目标与重点.................................................................................... {C}53{C}

8.5 湿地生物多样性保护策略、途径与方法................................................................ {C}53{C}

第九章 农区生物多样性保护区(Ⅴ)规划............................................................................ {C}57{C}

9.1 农区保护区的范围.................................................................................................... {C}57{C}

9.2 农区生物多样性现状................................................................................................ {C}57{C}

9.3 存在的问题................................................................................................................ {C}62{C}

9.4 影响生物多样性的主要因素.................................................................................... {C}62{C}

9.5 保护对象、目标与重点............................................................................................ {C}63{C}

9.6 保护规划.................................................................................................................... {C}63{C}

9.7 植物生物多样性的保护步骤、途径和方法............................................................ {C}63{C}

第十章  生物多样性保护支撑体系建设规划...................................................................... {C}64{C}

10.1 建设的必要性和迫性.......................................................................................... {C}64{C}

10.2 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管理支撑体系建设规划.......................................................... {C}64{C}

第十一章 生物多样性保护重点项目规划建议.................................................................... {C}66{C}

11.1 近期(2011~2015年)生物多样性保护重点项目............................................... {C}66{C}

11.2 中、远期(2016-2030年)生物多样性保护重点项目........................................ {C}68{C}

第十二章  规划的环境影响评价.......................................................................................... {C}72{C}

12.1对生态环境的影响................................................................................................... {C}72{C}

12.2 环境保护对策与措施.............................................................................................. {C}73{C}

附图.......................................................................................................................................... {C}74{C}

{C}

 

 

生物多样性(biological diversity,或biodiversity)一词于20世纪80年代初首次出现在有关刊物上。生物多样性包括所有植物、动物、微生物物种以及所有的生态系统和它们形成的生态过程。它是一个描述自然界多样性程度的内容广泛的概念,包括生态系统、物种以及某一特定群体的基因的数量和频率。通常认为它分为三个层次:遗传多样性、物种多样性和生态系统多样性。生物多样性是一个复杂且抽象的概念,与广泛地人类社会效益或福利相联系。一般来看,生物多样性的丧失一方面意味着潜在经济利益和未来可能的药用物种的损失,另一方面会对已建立的正常自然-生态系统-生态功用关系产生重大影响。

城市作为地球表层物质、能量和信息高度集中的场所,是人类大量集中居住和活动的地域空间。在城市的发展过程中,人类通过占有、开拓和改造等形式改变了区域内原有的土壤、地形、水文状况和生物的活动方式,建立了数量众多的高楼和厂房、纵横交错的道路等,使得绿色空间和植被大量减少,导致区域内原有天然景观破碎、自然生境受到破坏、生物物种多样性急剧降低。城市化所带来的生物多样性丧失问题已成为当今人类社会面临的重大问题,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

鉴于生物多样性在城市生态环境稳定与协调发展上所具有的重要作用,众多的有识之士呼吁加强城市生物多样性的保护。一些国际机构,尤其是世界自然保护同盟(IUCN)在其起草并发布的相关文件中着重强调了保护城市生物多样的意义。自建国以来,我国一直强调规划和建设城市绿地系统,20世纪80年代以来进一步得到重视,并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中规定将严格保护自然资源和生态环境作为城市总体规划的组成部分。在城市用地平衡中规定了相应的标准。在1992年里约热内卢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大会”签署“国际生物多样性保护公约”以后,我国政府更加重视城市生物多样性的保护工作。中国政府对制定生物多样性国家战略和行动计划一直采取了积极的态度,早在1987年,国务院环委会就发布了《中国自然保护纲要》。1991年,尚在《生物多样性公约》谈判期间,国家环保局就向GEF申请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行动计划编制项目,得到UNDP和世界银行等国际组织的支持。该项目于1992年初启动,由国家环保局牵头,国家计委、国家科委、公安部、财政部、建设部、农业部、林业部、中国科学院和国家海洋局等部门参加,经过两年时间的工作,于199311月完成。中国政府19946月正式发布了此《行动计划》。1992年以来原建设部在全国推动评选“园林城市”活动,将绿地系统规划的实施作为重要考核内容。并且对系统内绿地数量、质量、城市污染、热岛效应缓解程度、城市气流循环良性化程度和生物多样性丰富程度等加以考核。20035月原建设部颁布了《国家园林城市标准》,新的标准中明确要求建设园林城市要编制城市规划区范围内植物物种多样性保护规划。这些措施和行动使得生物多样性保护在城市建设中的重要性变的越来越突出,为城市这一特殊环境中生物多样性的保护和发展提供了空间和条件。

乌鲁木齐作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为了给乌鲁木齐市创建国家园林城市,争创最佳人居环境提供有力的目标依据,需要尽快编制和实施乌鲁木齐市城区生物多样性保护规划。保护乌鲁木齐市的生物多样性,不仅有利于保护和利用区域内植物资源、促进生物遗传基因的交换、增加城市适生物种、提高植被的稳定和景观的异质性,而且对促进城市生态系统的修复与良性循环、完善生态服务功能、营造健康美好的人居环境、协调城市社会经济的发展,均具有极其深远的意义和作用。

 

第一章   

1.1 编制依据

1.1.1 法律、法规与政策依据

1《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1985)

2《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1989)

3、《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植物保护条例》(1997年)

4《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1989)

5《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1998年)

6《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保护区条例》(1994)

7国务院《城市绿化条例》(1992)

8建设部《关于加强城市生物多样性的通知》(2002)

9建设部《城市绿地分类标准》(2002)

10建设部《城市绿地系统规划编制纲要》(2002)

11、《全国生态环境保护纲要》(2000年)

12《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2008

13建设部关于印发《国家园林城市申报与评审办法》、《国家园林城市标准》的通知(建城[2005]43)

14建设部关于印发《创建生态园林城市实施意见》的通知(建城[2004]98)

15、《城市绿地系统规划编制纲要(试行)》建城(2002)240(2002111印发)

16、建设部文件《城市绿化规划建设指标的规定》建城[1993]784(1993114发布)

17《关于开展生态功能区划工作的通知》(环发[2002]117)

18《国务院关于加强城市绿化建设的通知》国发[2001]20

19、国家行业标准《城市绿地分类标准》CJJ/T85-2002(220291施行)

20、《城市绿化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100(199281施行)

1.1.2 其它依据

1、《生物多样性保护公约》(1993年,内罗毕)

2、《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行动计划》(1994年)

3《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战略与行动计划》2011-2030年)

4、《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重点保护动物名录》(2000年)

5、《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第一批)》(2007年)

6、乌鲁木齐市关于《创建园林城市的规定》乌政发[2001]5(200139印发)

7乌鲁木齐市关于《创建园林城市标准》、《创建园林城市实施办法》(200237

日印发)

8《乌鲁木齐市城市绿地系统规划》(2003)

9《乌鲁木齐市城市总体规划》(1998~2020)及国务院批复(2002529批复)

10《乌鲁木齐市土地利用总体规划》(2000610发布)

11《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林业“十一五”规划》(2007年)

12《新疆水环境功能区划》

13、《新疆生态功能规划》2005年)

14、《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生态环境建设规划》(19991)

15、《乌鲁木齐市绿化管理条例》(200271施行)

16、《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自然保护区管理条例》(1997年1月22通过)

17、《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野生植物保护条例》(2006929通过)

18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平原天然林保护条例》(20081129通过)

19、《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湿地保护管理的通知》(20071123

20、《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第一批1999年)

21、《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198971施行)

1.2 规划思路

以保护生物学理论为指导,以人为本,人与自然、城市与自然共存。

在城市发展总体规划的基础上,充分考虑区域环境条件与生物多样性现状,合理布局生物多样性保护空间。

充分利用和发挥现有就地保护和迁地保护机构的功能和作用,保护和提升乌鲁木齐城市生物多样性。

城市周边山地和荒漠区域的生物多样性保护,是保障城市整体质量的前提。

1.3 规划原则

珍稀、濒危、特有物种和名木古树优先保护

优先保护原有生态系统多样性。

就地保护与迁地保护相结合。

重点保护具有重要经济价值和生态功能的物种和生境。

重点保护和利用乡土动植物资源。

具有创新性、前瞻性、特色性和可操作性。

1.4 规划范围

市域范围:乌鲁木齐市行政区范围,面积1.38×104km2(参见附图1保护规划区域范围图)。

主城区:依据2010年乌鲁木齐市行政区域划分,乌鲁木齐市辖区范围为七区一县,分别是天山区、沙依巴克区、高新技术开发区(新市区)、水墨沟区、经济技术开发区(头屯河区)、达坂城区、米东区和乌鲁木齐县。建成区面积339km2

乌鲁木齐县县域:包括乌鲁木齐县所辖乡镇。

1.5 规划期限

依据《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战略与行动计划》,将本规划期限定为2011-2030年。分为两期:近期:2011-2015年;中远期:2016-2030年。

1.6 规划目标

1.6.1 总体目标

在生物多样性敏感地区,如城市南部和东南部山地森林分布区、远北郊的梭梭林地等建立和完善自然保护地;保护特殊自然景观和生态系统和候鸟等迁徙性动物的栖息地,如位于柴窝堡-达坂城盆地内的湿地生态系统(盐湖、柴窝堡湖、苇湖等),维持现有湖泊湿地水位,使其周边湿地植被不发生退化,同时保持现有总面积11347.5hm2湿地不减少;对位于城市南部和东南部的山地针叶林+草地生态系统和远北郊区的荒漠梭梭林生态系统和草地生态系统应严厉禁止开垦土地、适度放牧等。通过这些实现生物多样性,尤其是31种重点保护野生植物物种和53种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物种的就地保护的目标。

使自然保护地以外的其它生境,如位于燕儿窝的古树林、次生灌丛、牧场以及农区的生物多样性得到有效保护。

    增加乡土物种在城市园林体系建设中的比重,在规划期末,乡土物种数量达到150种以上,乡土种质资源的收集和贮存数量显著增加。建成具有地带性特征,园林植物物种、基因、生态系统和景观多样性丰富的城市园林绿地系统,构筑地方特色明显且相对稳定的植物景观。

    以动物园为主体建立面向53种国家重点保护动物物种资源圃或基因库,减缓物种灭绝速度并保护其遗传多样性;建成珍稀濒危动物迁地保护网络,珍稀、濒危野生动物多样性保育和管理工作达到国内同类城市水平。

1.6.2 近期目标(2011~2015)

1有效保护与持续管理城区生物多样性,强化古树名木和大型经济资源动物物种集中成片分布区的保护。增加乡土物种在园林绿化中的应用比例。野生动物物种,尤其是对城市生态文明与多样性有重要贡献的鸟类及种群数量明显增加。2015年使中心城区绿化用植物种类从326种增加到450种,乡土植物物种数量不低于100种。

2以乌鲁木齐市植物园、周边花木基地以及苗圃为主体,构建乡土植物多样性迁地保护、科学研究和教育培训基地,为城市生态园林绿地建设提供物质供给和技术支撑。使乌鲁木齐自然分布的国家与自治区重点保护野生植物物种得到有效迁地保护。

3)整合乌鲁木齐市(新疆天山)野生动物园、野生动物救护中心、特殊野生动物饲养繁育基地/场和动物狩猎场等野生动物迁地保护资源,建成乌鲁木齐野生动物多样性迁地保护体系,使在乌鲁木齐分布的国家I级重点野生保护动物得到全面迁地保护。建成12-15个陆生野生动物疫源疫病监测站和40个监测点。使乌鲁木齐地区自然分布和引进的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得到有效保护。

4)加大城市周边重点荒山荒地的生态修复与植被重建。新建特稀有植物物种(中麻黄、野生郁金香)就地保护园圃2~3处。整合建立南郊森林公园。使城区生物多样性和山区生物多样性进行有机连结。

5)完善外来物种管理制度建设。

6公众参与式生物多样性保护科普宣传教育活动制度化。

1.6.3 中远期目标(2016~2030)

完善乌鲁木齐受损生态系统恢复与重建;进一步丰富城市绿地类型和生物物种种类,城市园林植物乡土物种数量增至150种以上,园林栽培植物种数增到550种以上;增加生物迁地保护数量和种群,乌鲁木齐地区自然分布和引进的国家及自治区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得到安全有效保护;提高乌鲁木齐市生物多样性管理和保护水平,建立完善的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管理体系;实现新疆陆栖500种野生动物引入,种群数量1×104/头到1.5×104/头;新建城水生生物、昆虫和两爬类活体园/馆,成为中国,乃至世界干旱半干旱区以及相似和接近气候带条件的生态地理动物类群保育繁育中心

实现城市生物多样性管理合理,生态类型齐全,乡土物种数量全面提高,地方特色鲜明。使乌鲁木齐成为中国干旱区生物多样性保护的典范城市。

 

1.7 规划内容

1乌鲁木齐市生物多样性功能分区与布局;

2生物多样性保护重点区范围、保护对象、保护目标与保护措施;

3)乌鲁木齐市生物多样性保护支撑体系建设规划;

4 乌鲁木齐市生物多样性保护重点项目规划建议。

 

第二章  社会、经济与自然条件

 

2.1 社会与经济条件

2.1.1 行政区划

乌鲁木齐市位于新疆中部,地处天山北麓、准噶尔盆地南缘,地理座标:东经86°48′6.2"~88°58'25.3",北纬42°55'23.1"~45°00'00",总面积13787.6km2建成区面积339km2。辖区东以恰克马克塔格至大河沿一线与吐鲁番市接壤;西以头屯河与昌吉市为界;南以喀拉塔格—克孜勒伊接南山矿区,突出部分折向东南,沿未日洛克—阿拉沟以东与托克逊县相连。在夏泽格山脊线以南与和硕县毗连;西南与和静县为邻;北部沿博格达山脊与吉木萨尔县、阜康市和福海县分界(参见附图1保护规划区域范围图

乌鲁木齐市境最北处与阿勒泰地区福海县交界,最南点抵艾维尔沟街道以南山脊处,南北最长226km;市境最东点在高崖子牧场东边石窑子艾肯沟内,最西点在胜利达坂以西的天格尔山脊,东西最宽约176km

2010年乌鲁木齐市行政区域划分,乌鲁木齐全市辖区七区一县即天山区、沙依巴克区、乌鲁木齐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水磨沟区、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达坂城区、米东区和乌鲁木齐县。

2.1.2 人口

2009年底,全市总人口241.2万,其中城镇人口229.08万。201155自治区统计局公布的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乌鲁木齐市常住人口311.03万,共由维吾尔、汉、哈萨克、回等47个民族组成。居住着维吾尔、汉、哈萨克、回等47个民族。乌鲁木齐市的人口主要集中在天山区、沙依巴克区、新市区,三区人口占到乌鲁木齐市总人口的75.50%,这三个区人口稠密,尤其天山区人口密度达到4974/km2。水磨沟区、头屯河区、东山区和乌鲁木齐县人口相对稀疏,其中,乌鲁木齐县人口密度最小,平均为7/km2

2.1.3 经济

作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乌鲁木齐有着良好的区位优势,自古便有开天辟地之门户之称,是连接天山南北、沟通新疆与内地的交通枢纽,现已成为我国扩大向西开放的重要门户和对外经济文化交流的窗口。乌鲁木齐机场为全国五大门户机场之,已开通国际国内航线58条。乌鲁本齐火车站是全国重点铁路编组站,随着兰新铁路复线和南疆铁路的运营,其运输能力大增。公路四通八达,3条国道与全疆、全国及周边国家相连,市区主干道河滩快速路与吐乌大高等级公路、乌奎高速公路衔接。乌鲁木齐是全疆的通讯邮电枢纽,已形成以数字微波、卫星、光缆为主体的长途通信传输网络,可与全国1046个市县及世界200多个国家和地区直通电话。亚欧通信光缆、GSM数字移动通信、DDN数字数据网、IP宽带城域网相继开通,使城市信息化水平大为提高,具备了与国内外进行大规模、高速率信息交流的条件。

乌鲁木齐的旅游资源具有鲜明特色和优势。首先她是举世闻名的古丝绸之路新北道上的必经之路,是历史上东西方文化荟萃之地;其次是少数民族聚集的现代化大城市,具有浓郁的、多彩多姿的民族风情;再之,地处亚欧大陆腹心,具有独特的地理环境,形成一幅幅神奇、古老、美丽的自然风光,已成为国内外游客渴望一游的西域秘境。

2.2 自然概况

2.2.1 地质与地貌

乌鲁木齐地势南高北低,市区海拔680~920m。乌鲁木齐市市域内自然景观独特,集冰川、高山、森林、草原、河流、荒漠、戈壁为一体。受地形地势影响,乌鲁木齐市区平面轮廊狭长,呈南北长条状坐落于乌鲁木齐河谷平原中,城市建设用地主要是沿河流两岸由南向北伸展在北部平原又向东西两翼展开,呈“T”形分布。

(1) 地质构造

乌鲁木齐市地貌环境的形成是内外营力长期作用于地表的结果。在地质构造上,乌鲁木齐市横跨南部的北天山地槽褶皱带和北部的准噶尔地台两大构造单元,处于乌鲁木齐山前拗陷、柴窝堡山间拗陷和博格达复背斜西端的交接复合部位。它们可分为伊连哈比尔尕复向斜、博格达复背斜、柴窝堡-达坂城断陷和乌鲁木齐山前拗陷四个次级构造单元。乌鲁木齐山前坳陷发育自侏罗系的各个地层,并以许多断层和北天山地向斜褶皱带相邻。博格达复背斜轴近东西向。这里发育着石炭纪至三叠纪的整套地层。柴窝堡—达坂城山间断陷东段为较厚的第四系所覆盖。断陷的西端,中、新生界出露较为齐全。伊连哈比尔尕复向斜主要由下石炭纪地层组成。

(2) 地形地貌

由于受新老地质构造的控制,乌鲁木齐市现代地貌兼有山地和平原城市的双重特点,市区山地、丘陵、台地和平原地貌类型俱全,地貌环境复杂多样。其地形形态可分为山地、盆地、平原和丘陵四个类型。山地—乌鲁木齐辖区的山地主要有天格尔山、博格达山。此外,还有南山矿区的飞地山脉下格泽。盆地—后峡盆地,位于乌鲁木齐西南部,距离市中心75km处,是东西向的山间断陷盆地。西起塔斯特萨依,东至梯匈沟,南起哈熊沟,北至萨恩萨依,总面积339km2

乌鲁木齐地势起伏悬殊,山地面积广大。南部、东北部高,中部、北部低。最高峰博格达,海拔5445m;最低点在猛进水库的大渠南侧,海拔490.6m。两地水平距离近75km,高差4954.4m。山地面积占总面积的50%以上,北部冲积平原不及总面积的10%,平均海拔2000m以上,市区平均海拔约800m。乌鲁木齐地区地势由东南逐级向西北降低,大致可分为三个梯级:第一级为山地,海拔20003000m或更高;第二级为山间盆地与丘陵,海拔10002000m;第三级为平原,海拔多在600m以下。按地貌形态可分为山地、盆地、平原和丘陵4个类型。山地主要有天格尔山、博格达山;盆地主要有后峡盆地和达坂城-柴窝堡盆地;丘陵主要分布于市区附近,有红山、雅玛里克山、西山、喀拉扎山等,以及乌鲁木齐河以东的六道湾、水磨沟、七道湾、八道湾、芦草沟、卡子湾一带绵延成片的丘陵,统称七道湾丘陵。乌鲁木齐河冲积平原主要由乌鲁木齐河下游和头屯河以东部分组成。从红山嘴起向北呈扇面展开,直达米泉县猛进水库一带。

2.2.2 气候

乌鲁木齐地处内陆、远离海洋,属典型温带干旱气候,其特点是温差大,寒暑变化剧烈,且随高度垂直递增。平原及低山地区晴天日数多,云量少,太阳辐射强。4~10月期间太阳辐射占全年总辐射量的75~79%。由于大气干燥,白天增温和夜晚冷却较快,昼夜温差大。气温在地区分布上的差异明显。北部平原夏季炎热,东南谷地气温较低,南部山区气候凉爽。冬季漫长寒冷,天数占全年的40%~50%,春秋不明显,夏季短促炎热。

降水量少,且时空分布不均。市区多年平均降水量277.6mm。降水量最多的地区在南山小渠子一带,多年平均降水量为537.9mm;最少的是柴窝堡盆地,多年平均降水量为43.4mm,山区大于平原和谷地。降水季节分配不均,夏季降水占到绝大部分,冬季降水量小,且降水量的年际变化较大。冬季降雪和积雪较多。每年10月中下旬开始,降水以降雪形式到达地表,直到翌年的3月底4月初。乌鲁木齐的降雪初、终期之间的日数最多年达230d,最少年为153d

气候干燥。整个区域平均空气水汽压为5.5mb,明显小于具有类似温度状况的我国东北地区。平原地区年蒸发量多在2000mm以上,远远高于我国同纬度的东部地区。降水量远小于蒸发量,气候干燥。

春秋多大风,冬季有逆温层。春秋转换季节时多大风,风向多偏南或东南,最大风速25~30.7m/s。冬季在中山带出现强大深厚的逆温层,逆温层一般海拔2000~2500m

太阳总辐射量分布不均衡。平原地区的日照时数多在2800h以上。各地太阳总辐射量分布不均衡,达坂城谷地最强,为574.25 kj/cm2y,北部平原地区次之,为540.77 kj/cm2y;市区最少为513.98 kj/cm2y。山区则因高度变化,太阳总辐射量减弱。

2.2.3 土壤

乌鲁木齐地区的土壤发育,主要受制于中温带大陆性干旱气候和山地地形以及其植被的影响,属荒漠、半荒漠性质的土壤。在洪积冲积扇上部的自成型土壤主要是灰棕漠土,土层一般比较薄,水分少,具有淡色表层、变质粘化层、石膏层、盐积层等,细土物质发育具有龟裂特征。由于气候干旱,土壤多有盐渍化。在地下水位较高的冲积洪积扇下部和扇缘,以及冲积平原上,主要是潮土、林灌草甸土和盐土,部分沼泽土,不仅盐土(表层0~30cm含盐量在2%以上)面积大,而且潮土、林灌草甸土、沼泽土中也多盐渍化(表层0~30cm含盐量0.5~0.2)类型。耕地土壤主要类型有灌耕土、灌耕潮土、灌耕灰漠土、灌耕棕钙土,它们大部分分布在冲积、洪积扇的中、下部。灌耕潮土由于地下水位较高,其中有的还常受到盐渍化的威胁。

乌鲁木齐市区土壤耕层速效微量元素以铜、铁、锰、硼较为丰富,土壤全氮、碱解氮、速效磷、速效钾含量不高,锌普遍缺乏,区域成土母质主要为洪积物、冲积物、坡积物、潮积物和冰水沉积物等,质地大部分为壤土、少数为砂土和粘土。在不同的土壤类型中,灌耕栗钙土、旱耕栗钙土、下潮灰土、退潮灰土、扇缘潜育水稻土、沼泽土、新垦灌耕沼泽土、菜园土等微量元素含量高,而灰漠土、冲积黄土灰漠土、黄土状灰灌耕土、冲积黄土棕钙土等含量较低。

除此之外,土壤分布的垂直带谱明显,根据其成土过程和发育特征,可分为栗钙土、棕钙土、灰漠土、草甸土、灌耕土、潮土、水稻土、沼泽土等八个土类,11个亚类、26个土属、54个土种和70个变种,其中棕钙土类占建成区总面积的89.3%,土壤耕层容重在1.3~1.7g/cm3之间,透水性适中。有机质含量比较低,在1.8%左右。部分地段的土壤含盐量比较高。市区土壤碱性强,土壤质地以粉粒为主,其次是粘粒。市区土壤中氮素缺乏,公园及广场内的土壤主要来自郊区农田土壤,更多的保留了农田土壤的特性,所以全氮含量较高;乌市城市土壤中的磷有明显的累积特征,商业区人类活动频繁,污染物来源众多,土壤总磷含量较高;有效磷的含量水平属于丰富状态。

2.2.4 水文与水资源

(1) 地表水

乌鲁木齐市地表水资源主要来源于大气降水、融雪水。乌鲁木齐的河流均系内陆河,不包括平原泉水,辖区内共有河流46条。根据河流的发源、运移、消散区域的划分,乌鲁木齐行政区内的水系主要由4条水系组成,即乌鲁木齐河、头屯河、白杨河、柴窝堡湖4个水系。河道短而分散,源于山区,有冰雪融水补给。水位季节变化大,散失于绿洲或平原水库中。规划区内涉及4个水系:

乌鲁木齐河水系。是乌鲁木齐的主要水系,自大西沟源头至东道海子全长210km,年平均径流量2.35×108m3,流域面积5128.04km2,其中冰川面积38km2。源头至大西沟出山口为上游,流程约长70km,海拔1800~3500m为乌鲁木齐河主要降水区,即主要产流、汇流区。该水系支流多,流量大,年际变化相对稳定。一般是夏、秋季流量大,冬、春季流量小。6~8月,占年径流量的70%

头屯河水系。全长约190km,流域面积2885km2。出山口大约2km的哈地坡水文站断面以上的集水面积为1562km21956年猛进水库建成后,头屯河下泄洪水引入水库。30(1956~1985)平均径流量2.33×108m3

白杨河水系。全长180km,境内长约80km,流域面积2650km2。白杨河水系6条主要山沟出山口径流量为1.93×108m3,区间径流量0.16×108m3,合计为2.09×108m3,是达坂城区主要的灌溉和生活水源。

柴窝堡湖水系。柴窝堡湖水系无干流,是由喀拉乌成山北坡、博格达山西南坡的众多沟谷,以地表径流、潜水入柴窝堡洼地,形成湖泊、沼泽等组成的闭合型水系,主体为柴窝堡湖。

除以上水系之外,辖区内另有一条泉水型河流—水磨河。

(2) 地下水

乌鲁木齐地区地下水按地质构造和地貌地形的汇水单元可划分为达坂城-柴窝堡洼地、乌鲁木齐河谷和北部倾斜平原三个区。这三个区都覆盖有较深厚的第四纪松散沉积物,形成地下水储存的良好环境。

达坂城—柴窝堡洼地区。洼地内南北侧山区是地下水的三个主要补给地,地下水年补给量为2.17×108m3。根据水文地质条件,可分为三个水系单元:乌鲁木齐河水系单元,柴窝堡湖水系单元和白杨河水系单元。

乌鲁木齐河谷区。乌鲁木齐市区地下水来源除市区的农田、绿化、生活、上游河道、水库和供水、排水管下渗外,主要来自达坂城-柴窝堡洼地和两侧基岩裂隙侧向补给,由南向北沿河谷含水层运移。其中一部分由乌鲁木齐市区水井提取利用,其它以潜水蒸发或形成泉流,余下部分仍从南往北以潜流方式运移。乌鲁木齐河谷是达坂城-柴窝堡洼地的地下水向北部准噶尔盆地排泄的通道,地下水年补给量约0.97×108m3

    北部倾斜平原区。该区是乌鲁木齐河、头屯河水系水流聚集地带,地下水年补给量约1.43×108m3。乌鲁木齐河自乌鲁木齐市区红山嘴以北至青格达湖以南地段,岩性单一,地下水由南往北运转,水量丰沛,排泄方式主要是工农业生产、生活用水和冲洪积扇前潜水漫溢,其次是潜水蒸发。

 

第三章 生物多样性特点、保护现状及存在的问题

3.1 生物多样性特点

3.1.1 植物物种多样性特点

    野生植物:乌鲁木齐市有野生植物1097(46个变种)86429属。其中,蕨类植物81223种,裸子植物339种,被子植物75414(双子叶植物339属、单子叶植物75)1065(双子叶植物806种、单子叶植物259)。其中科数、属数和种数分别占新疆植物总科数、属数和总种数(新疆植物志)53.42%48.92%、和26.90%被子植物在物种数量上占绝对优势,共包含75科,其中双子叶植物纲(Dicotyledoneae)63科,单子叶植物纲(Monocotyledoneae)12科。野生植物物种丰富度随海拔不同有明显差异(参见附图2植物物种丰富度垂直分布图)。

乌鲁木齐范围内无中国特有属分布,有23个地方特有种,31种国家和自治区重点野生保护植物(表31参见附图3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分布图。野生植物生长型以多年生和一、二年生草本的种类最多,生态型主要为旱生植物,其次是中生植物。

本地植物区系在科级水平上,除去世界分布外,以泛热带、温带分布占优势,占总科数的16.28%22.09%。泛热带是早第三纪新疆处于炎热气候时期遗留下来的成分,反映出本地植物区系的演化历程,温带分布是适应当前气候的结果。世界分布科占的比例较大,占总科数的48.84%,说明对此地区植物以世界分布的科为主,而且植物区系中的优势科全为世界广布科,反映出其植物区系生境的严酷性。干早的气候条件使温带的许多成分虽在本地区多有分布,但却难以形成优势,只有广布性的大科,凭借其庞大的种系和适应能力才能在如此恶劣环境的地域取得优势。

乌鲁木齐有23个新疆特有种:天山铁角蕨Asplenium tianshanense Ching 、天山耳蕨Polycnemum parasinense C.Y.Yang、新疆耳蕨Polycnemum xinjiangense Ching小叶亚麻荠Camelina microphylla Z. X. An、博格达棘豆Oxytropis bogdoschanica Jurtz.、新疆兔唇花Lagochilus xinjiangensis G.J.Liu、宽叶鹅观草Roegneria platyphylla Keng、林地鹅观草Roegneria sylvatica Keng、绿穗鹅观草Roegneria viridula Keng et S.L.Chen、新疆鹅观草Elymus sinkiangensis D.F.cui、光穗鹅观草Elymus glaberrimus(Keng) S.L.Chen、新疆小麦Triticum petropavlovskyi Udacz et Migusch.、新疆郁金香Tulipa sinkiangensis Z. M. Mao黑鳞顶冰花Gagea nigra L. Z. Chue、草原顶冰花Gagea stepposa L. Z. Chue、天山翠雀花Delphinium tianshanicum W. T. Wang、短叶糖芥Erysimum brevifolium Z. X. An、新疆鹿蹄草Pyrola xinjiangensis Y. L. Chou et R. C. Zhou、密花齿缘草Eritrichium confertiflorum W. T. Wang、多枝鹤虱Lappula ramulosa C.J.Wang et X.D.Wang、异形鹤虱Lappula heteromorpha C.J.Wang、毛节兔唇花Lagochilus lanatonodus C. Y. Wu et Hsuan、多花碱茅Puccinellia florida D.F.Cui

3-1 乌鲁木齐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

 

拉丁学名

科名

属名

保护级别

 

西伯利亚刺柏

Juniperus sibirica

柏科

圆柏属

自治区2级保护植物

 

欧亚圆柏

Juniperus sabira

柏科

圆柏属

自治区2级保护植物

渐危种

中麻黄

Ephedra intermedia

麻黄科

麻黄属

国家2级(二批次)、自治区1级保护植物

渐危种

膜翅麻黄

Ephedra przewalskii

麻黄科

麻黄属

自治区1级保护植物

 

蓝枝麻黄

Ephedra glauca

麻黄科

麻黄属

自治区1级保护植物

 

蛇麻黄

Ephedra diotachya

麻黄科

麻黄属

自治区1级保护植物

 

细子麻黄

Ephedra regeliana

麻黄科

麻黄属

自治区1级保护植物

 

木贼麻黄

Ephedra equisetina

麻黄科

麻黄属

国家2级(二批次)、自治区1级保护植物

 

梭梭

Haloxylon ammodendron

藜科

梭梭属

国家2级(二批次)、自治区1级保护植物

渐危种

白梭梭

Haloxyon persicum Bge.

藜科

梭梭属

国家2级(二批次)、自治区1级保护植物

 

星叶草

Circaeaster agrestis

星叶草科

星叶草属

自治区1级保护植物

稀有种

红裂叶罂粟

Roemeria hybrida

罂粟科

裂叶罂粟属

自治区2级保护植物

 

刺山柑

Capparis spinosa

山柑科

山柑属

自治区2级保护植物

 

盐芥

Roegneria sinkiangensis

十字花科

盐芥属

自治区1级保护植物

 

长鳞红景天

Rhodiola gelida

景天科

红景天属

国家2级保护植物(二批次)

 

狭叶红景天

Rhodiola kirilowii

景天科

红景天属

国家2级(二批次)、自治区2级保护植物

 

四裂红景天

Rhodiola quadrifida

景天科

红景天属

国家2级保护植物(二批次)

 

红景天

Rhodiola rosea

景天科

红景天属

国家2级(二批次)、自治区1级保护植物

 

单叶蔷薇

Hulthemia berberifolia

蔷薇科

单叶蔷薇属

自治区2级保护植物

 

宽刺蔷薇

Rosa platyacantha

蔷薇科

蔷薇属

自治区1级保护植物

 

甘草

Glycyrrhiza uralensis

豆科

甘草属

国家2级(二批次)、自治区2级保护植物

渐危种、特有种

白藓

Dictamnus angustifolius

芸香科

白藓属

自治区2级保护植物

 

尖果沙枣

Elaeagnus oxycarpa

胡颓子科

胡颓子属

自治区2级保护植物

特有种

锁阳

Cynomorium songaricum

锁阳科

锁阳属

自治区1级保护植物

 

雪莲

Saussurea involucrate

菊科

风毛菊属

国家2级(二批次)、特有种、自治区1级保护植物

渐危种、新疆特有种

新疆贝母

Fritillaria walujewii

百合科

贝母属

自治区1级保护植物

渐危种

新疆郁金香

Tulipa sinkiangensis

百合科

郁金香属

自治区1级保护植物

 

新疆鹅观草

Elymus sinkiangensis

禾本科

披碱草属

国家2级(二批次)保护植物

特有种

珊瑚兰

Corallorhiza trifida

兰科

珊瑚兰属

国家2级保护植物(二批次)

 

宽叶红门兰

Orchis latifolia

兰科

红门兰属

国家2级保护植物(二批次)

渐危种

胡杨

Populus euphratica

杨柳科

杨属

 

渐危种

注:1级保护的植物是指中国特产,并具有极为重要的科研、经济和文化价值的濒危的种类;2级重点保护的植物是指在科研上或经济上有重要意义的濒危或渐危的种类。3乌鲁木齐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收集参阅1999年《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第一批)》、2007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第一批)》和2010年的中国数字植物标本馆《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III)》。

乌鲁木齐市共有园林栽植物326种(含亚种、变种和变型),隶属68164属。裸子植物3科,被子植物65科,被子植物占绝对优势。较大科共有10科,所包含的植物属和植物种的数量分别占园林栽培植物总属数和总种数的45.3%54.1%,它们是:菊科Compositae、蔷薇科Rosaceae、蝶形花科Fabaceae、禾本科Gramineae、葫芦科Cucurbitaceae、木犀科Oleaceae、松科Pinaceae、忍冬科Caprifoliaceae、杨柳科Salicaceae、榆科Ulmaceae。植物中科以菊科、禾本科、藜科、十字花科、豆科、蔷薇科为主;属没有大属,中属、小属十分丰富,属的分化程度高;种的类型丰富。

园林栽植物有乔木72种,占整个栽培植物种数22.09%,灌木植物98种,占整个栽培植物种数30.06%,有草本共141种,占总种数的43.25%,其中以多年生占优势,为22.75%;一年生、二年生分别占总种数的19.70 %0.80%藤本植物15种,占整个栽培植物种类4.6%。其中草本花卉34种,规划区内植物种类从生长型上看,灌木、多年生草本植物占有绝对优势,其次为一年生草本。

园林植物从生长型上看,落叶植物310种,占整个栽培植物种类95.09%,常绿植物只有16种,占整个栽培植物种类4.91%;中生植物229种,占整个栽培植物种类70.25%,耐旱植物63种,占整个栽培植物种类19.33%34种喜湿润环境;占整个栽培植物种类10.42%198种植物耐寒,占整个栽培植物种类60.07%225种喜光,占整个栽培植物种类66.02%。耐荫只有27种,占栽培植物总数8.28%园林植物生态型以落叶、中生植物、耐旱、耐寒、喜光植物占主导地位,基本上体现了内陆温带干旱区城市的地带性特点。

城市植被群落中外来植物种比例高。近年来加快园林植物的引种栽培中乡土植物资源比例相对减少、外来栽培园林物种和伴人植物种类增多。乡土园林植物种32种,占整个植物种数9.82%,外来栽培园林植物294种,占园林植物种数90.18%。常用园林植物92种,其中乡土植物28种,占常用园林植物种数的30.43%64种引进植物,占常用园林植物种数的69.57%。外来物种比例较多,城市绿地景观失去地域特色,异质性下降,趋同性增加,同时面临外来植物入侵的威胁。   

外来种是城市生物多样性的重要组成部分。外来物种增加了城市生物多样性,丰富了绿化物种种类,增加了景观特色,但也存在一定的危害性。初步统计结果表明,目前新疆共有外来入侵植物1831种。这些外来物种中有些存在很高的危害性,如2006年在乌鲁木齐市焦化山发现了外来植物刺萼龙葵(Solanum rostratum Duna1),又名黄花刺茄。刺萼龙葵为茄科茄属的植物,是一种有严重危害的有毒植物。刺萼龙葵在美国被列为有害杂草 ,在加拿大被列为入侵植物 ,在俄罗斯被列为境内限制传播的检疫杂草 。我国动植物检疫局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境植物检疫潜在危险性病、虫、杂草名录(试行)的通知》中,将其列为检疫植物。

乌鲁木齐城市植物乔、灌木比例较少,外来物种比例较多,不利于城市景观、生态系统稳定性。尽管乌鲁木齐城市绿地绿化面积、建成区绿化覆盖面积、城市公园绿地面积在不断扩大,但人均绿地面积变化并不大,建成区绿化覆盖率反而出现下降,这是由于绿化速度落后城市化速度的结果。近两年通过开展见缝插绿、义务植树、兴建生态防护林、创建花园式单位等多项工作积极增绿、普绿。截至目前,我市建成区内绿化面积已达10907.96hm²,现人均拥有公共绿地面积已达8.55m2,建成区绿化覆盖率、绿地率和人均公共绿地面积指标均已达到自治区园林城市标准。全市平原林面积达86666.67hm²

3.1.2 植被多样性特点

根据国内外已有的城市植被分类系统和分类等级方法,乌鲁木齐城市植被可以划分成自然植被类、半自然植被类和人工植被类3个植被类,13个植被组和126个植被型。

自然植被类被划分为针叶林组、阔叶林组、灌丛植被组、荒漠植被组、草甸植被组、草原植被组和高山植被组7组。其中,针叶林组包括2个植被型;阔叶林组包括1个植被型;灌丛植被组包括4个植被型;荒漠植被组包括46个植被型;草甸植被组包括12个植被型;草原植被组包括14个植被型;高山植被组包括4个植被型。

半自然植被类被划分为阔叶林组、灌木组、草本组和伴人植被组4组。其中,阔叶林组包括9个植被型;灌丛组包括14个植被型;草本组包括14个植被型;伴人植被组包括3个植被型。

人工植被类从生态功能和景观特征角度可划分为园林绿地植被组和农业生产用地植被2个植被组。其中,根据国家行业标准将园林绿地植被组分为公园绿地、生产绿地、防护绿地、附属绿地和其它绿地5个植被型;农业用地植被组被划分为粮食作物型、蔬菜型和油料作物等6个植被型(参见附图4乌鲁木齐植被类型图)。

3.1.3 景观多样性特点

乌鲁木齐北部为沙质荒漠生态景观;围绕城市周边很大区域为砾质荒漠生态景观;在大范围的荒漠景观基质镶嵌有城区北郊、水西沟和板房沟、达坂城农业生态景观和城市生态景观;由南到北自然水系和泉水溢出带是湿地生态景观;山区主要为高山森林生态景观、草地生态景观、高原草甸生态景观、高山石漠景观和永久冰雪线以上的冰川景观五种景观类型。景观类型丰富(参见附图5主要景观类型图

乌鲁木齐野生植物中以针叶林、高山草原及荒漠的物种最为丰富。园林绿地植被物种丰富是因为,大量引进了外来种。针叶林与高山草原丰富度大是由于在海拔1500~2500m左右,土壤质地肥沃、处于降水量高地带的缘故,而荒漠的丰富度大是由于荒漠在乌鲁木齐分布面广的缘故。

高山稀疏植被、阔叶林物种丰富度较低,是由于高山稀疏植被分布在海拔3200m以上,气候严寒、土壤贫瘠,植物不易生长的缘故,而阔叶林物种丰富度低是由于阔叶林分布在人居环境周围,受人为干扰严重,乱采滥挖、超载放牧和牲畜践踏导致物种丰富度较低。

高山草甸、高山草原、草甸、草原、湿地由于处于丰富度高与低分布带之间,且分布面积较小,因此物种丰富度处于一般状态。

物种种类主要表现南部和北部多,中间少。从生物多样性随高度的变化情况来看,乌鲁木齐地区植物物种多样性较高的海拔高度范围在700~2600m之间,在其之上和之下,物种数量均较低。南部山地森林生态系统生境复杂,目前为乌鲁木齐城市的最主要水源地,并建立南山风景区。其生境保存完整,破坏性小,生物种类丰富。而中部由于地势平缓,人为活动强,开发利用时间长,自然生境破坏大,甚至基本消失,生物栖息地大多为人类占有,表现为物种种类少。

3.1.4 动物多样性特点

乌鲁木齐地区有各类脊椎动物329种,隶属53178科,其中,兽类71757种,鸟类1849244种,爬行类1614种,两栖类122种,鱼类3512种。乌鲁木齐地区拥有国家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53种,其中I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有8种,II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有45种。近半个世纪,乌鲁木齐地区引入的鱼类、两栖爬行类、鸟类和兽类有品种约有40-50种。可见,乌鲁木齐地区动物物种繁多,多样性丰富,为新疆城市物种多样性丰富的城区之一。这些珍贵濒危物种,是乌鲁木齐地区引起国际、国内普遍关注和具有重要经济价值、美学价值、生态价值和科学研究价值的典型代表。  

现将乌鲁木齐地区脊椎动物生物多样性类群分述如下:

鱼类:记录的12种鱼类(土著鱼3种,引入鱼9种),是乌鲁木齐地区各类水体、

湿地可持续开发利用的水生生物资源。通过开展鱼类养殖,已对引入鱼类生态生物学研究,查明红鳟、罗非鱼等高品质鱼类和草鱼、鲤鱼、鲫鱼、鳙鱼和鲢鱼等引入鱼类在乌鲁木齐水体的生存状况和生长繁殖规律,为迅速扩大种群提供了技术支撑。这些鱼类已成为乌鲁木齐地区各类水体、湿地的优势种。但渔获量太低,应该采取措施提高产量,逐步把乌鲁木齐地区各类水体、湿地建成中心示范城市渔业基地。

鸟类:是一种重要的生物资源,是乌鲁木齐地区各类生境数量最大,分布最广的一类脊椎动物,计有244种。其中不乏珍稀濒危物种,属国家I级保护动物有的5种,II39种(参见附图6重点保护野生脊椎动物(鸟类)分布图)。

    兽类:与鸟类一样是脊椎动物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乌鲁木齐地区,有国家I级保护兽类3种,II6种(参见附图7重点保护野生脊椎动物(兽类及其他)分布图)。分布于乌鲁木齐地区的57种兽类中,食肉类、有蹄类和啮齿类种类分别为12种、6种和26种,占乌鲁木齐地区兽类种数的77.19%。乌鲁木齐地区的兽类,虽然种类不甚丰富,但其分布甚广,从山地、低山丘陵至平原,从森林、草原至荒漠,从绿洲到湿地均见其活动,并成为相应生态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食肉目的一些种类以鼠类为食,可调控鼠类的数量,但狼随羊群活动,给牧业带来一定危害。偶蹄目的种类,均可直接利用,如马鹿成功地被驯养繁殖。盘羊、北山羊的优秀基因,可用于改良家畜,后者已用于与家山羊杂交,已培育出高产绒量的绒山羊新品。啮齿类破坏草场,对牧业造成危害,但某些种类,如沙鼠可作为实验动物加以培育。

3-1  乌鲁木齐地区野生脊椎动物统计

/

乌鲁木齐地区野生脊椎动物

新疆种数

乌鲁木齐种数占

新疆种数的%

 

3

5

12(9)

9243

13.04

两栖类

1

2

2(1)

82

25.00

爬行类

1

6

14

50

28.00

 

18

49

244

423

57.68

 

6

17

57

144

39.58

合计

31

78

 329

717

45.89

注:括号内为引入物种数

野生动物基因库:

乌鲁木齐天山位于西天山与东天山的交汇处,是新疆天山山脉的重要组成部分,由于地理位置的差异,乌鲁木齐境内形成了南部山地、东部山山和中部山地三部分。乌鲁木齐天山特殊的地理位置,天山山地和准噶尔盆地丰富的生物物种资源,使乌鲁木齐地区成为了重要的生物物种基因库,为动物的系统进化和生物多样性保护提供了重要的素材。仅见于天山山地和准噶尔盆地或主要分布于天山山地与准噶尔盆地的特有动物物种和亚种繁多。如, 新疆雅罗鱼(准噶尔亚罗鱼)Leuciscus merzbacheri红纱蟒Eryx miliaris石鸡(贺兰山亚种) Alectoris chukar potanini高山雪鸡(指名亚种)Tetraogallus h.himalayrnsis黄鹡鸰(准噶尔亚种) Motacilla flava leucocephala马鹿(天山亚种)Cervus elaphus tianshanicus (=songaricus)盘羊(北天山亚种)Ovis ammon littledalei北山羊(天山亚种) Capra sibirica alaiana鹅喉羚(准噶尔亚种) Gazella sabgutturosa sairensis旱獭(天山亚种)Marmota bobak centralis天山黄鼠 Spermophilus relictus郑氏沙鼠 Meriones chengi penicilliger天山鼠平  Clethrionomys frater银色高山鼠平(天山亚种)Alticola argentatus leucurus根田鼠(天山亚种)Microtus oeconomus  montiumcaelestinum社田鼠(博格达亚种)Microtus socialis bogdoensi天山蹶鼠Sicista tianschanica五趾跳鼠(天山亚种) Allactaga sibirica altorum 等。

珍稀濒危野生动物

经近几年的多次野外考察,已悉知本区计有各类脊椎动物3178329种,其中鱼类3512种,两栖类122种,爬行类1614种,鸟类1849244种,兽类71757种。生物多样性十分丰富,其中鸟类和兽类的部分物种对于改良家畜、家禽品种,提高畜禽品质具有重要的作用,是珍贵的土著遗传资源,具有重要的经济、美学与生态价值和科学研究价值。分布于乌鲁木齐地区的脊椎动物中属于主要物种、关键物种和国际国内敏感物种,而被列入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物种有53种。其中鸟类42种,兽类11种。占乌鲁木齐地区野生脊椎动物种数的16.11%,鸟类种数的17.21%,占兽种数的19.30%。这些珍贵濒危物种,是乌鲁木齐地区引起国际、国内普遍关注和具有重要经济价值、美学价值、生态价值和科学研究价值的典型代表。

此外,根据《中国红色物种名录》(解炎、汪松等,2004),分布于在乌鲁木齐地区的非国家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中被列入此名录的野生脊椎动物还有:新疆雅罗鱼Leuciscus merzbacheri、中介蝮Gloydius intermedius、喜鹊Pica pica、树麻雀Passer montanus、大耳蝠Plecatus auritus,狼Canis lupus、赤狐Vulpes vulpes,狗獾Meles meles、白鼬Mustela erminea、艾鼬Mustela eversmanni、虎鼬Vormela peregusna和睡鼠Dyromys nitedula 12种。

乌鲁木齐地区已发现和记录昆虫18121414668种,在东部和东北部山地森林和草原区,已发现珍稀濒危昆虫170种,其中为该区域典型代表,被列入《中国红色物种名录》的昆虫,计有26种。

3.2 生物多样性保护现状

3.2.1 植物就地和迁地保护现状

l  野生植被及重要植物种群就地保护

近几十年来,结合国家公益林和天然林保护工程的实施,乌鲁木齐市已在其南部和东南部区域的广阔山地和山前平原区实施了水源涵养保护区建设和森林公园建设。目前乌鲁木齐市已向国家成功申请两处森林公园:照壁山森林公园,面积822km2;庙儿沟森林公园,面积12.25km2通过落实严格的保护措施,不仅使区域环境得到了保护,水源涵养能力得到提高,而且间接促进了区域植物多样性的就地保护。

    1999年,乌鲁木齐市绿化委员会在全市范围内对古树名木进行了初步的普查。调查资料统计结果表明,乌鲁木齐市有古树名木5151株,主要分布在燕儿窝、达坂城、植物园、人民公园和老城区的房前屋后。

2002年,乌鲁木齐市林业(园林)局组织开展了城市公园绿地信息系统数据调查。结果表明,在266.67hm2的风景区内有古榆树。目前受到保护树龄200年以上的古树数量为4384株,占乌鲁木齐古树的85.1%由于处于乌鲁木齐故河床上,燕儿窝分布有成片白榆(Uimus pumila L.),是乌鲁木齐市非常著名的风景区。这些古树在城市的各个片区均有分布,但在位于城市南部的燕儿窝分布最为集中。目前,已完成城区数千株古树名木的建档工作。

水磨沟风景名胜区:水磨沟运动休闲旅游区位于水磨沟区水磨沟风景名胜区。其现有地包括四山一河,即清泉山、水塔山、虹桥山、温泉山和水磨沟河,总面积约370hm2

照壁山国家森林公园:乌鲁木齐板房沟林场照壁山国家级森林公园范围内,地理坐标为东经87°12′~87°50′,北纬43°09′~43°28′之间。照壁山国家森林公园距乌鲁木齐47km。林场地处天山中部北坡,东西长约67km,南北宽34km,土地总面积82261hm2。照壁山国家森林公园属温带暖温带大陆性气候。这里主要生长着挺拔的天山云杉,集中分布于海拔1600~2800m气候温和、凉爽、雨量充沛。

庙尔沟森林公园:庙尔沟旅游风景区位于乌鲁木齐市南郊,距离乌鲁木齐市正南41km,地处天山北麓山区和山前冲积倾斜平原的交接,景区面积约500hm2,平均海拔1860m。庙尔沟旅游风景区是由庙尔沟风景河流、森林、瀑布和草场等旅游资源组成的旅游景点,周边毗邻平西梁子森林、平西梁子滑雪场、水西沟滑雪场、羊圈沟森林景区,是南山系列景区中旅游资源较为集中的一个景区。

雅玛里克山风景区:雅玛里克山森林公园总面积4000hm2,为天山余脉,其山势南高北低,其中偏于山地西部的主峰青年峰海拔1391.6m,是乌鲁木齐市区最高地。雅玛里克山多奇峰怪石,辅以多种自然及人文景观成为一体的综合型景区。区内有丰富的干旱野生物种资源,其中中、高等自然植被216种,人造植被54种,兼有名贵树种,如红瑞木、夏椽等。

l  野生植物物种的迁地保护

城区现建有植物园、树木园、公园及苗圃近30个,是乌鲁木齐市植物动物多样性保护的主要科研机构及迁地保护基地(参见附图8生物多样性保护机构/地现状分布图)。2009年全市公园绿地面积2979.32hm2。主要机构的植物物种保存情况如下:

乌鲁木齐市植物园:占地面积约64 hm2。现已建成月季区、芍药牡丹区、宿根花卉区、栽植示范区、药用植物区、草坪浏览区和濒危珍稀特有植物保育区等植物专类园区。引种保存各类植物500余种,其中木本植物38275种,草本植物32110余种,收集种植濒危珍稀植物10多种。

    鲤鱼山公园:1985年鲤鱼山公园成立以来,逐年开始对鲤鱼山实施一系列的园林绿化改造工作,新种了一批观赏树种、常绿树种和花灌木,如樟子松、杜松、梓树、夏橡、茶条漆、红瑞木、桃叶卫矛、山桃、李子、山梨、大叶榆、园冠榆、倒榆、忍冬、接骨木、榆叶梅、丁香、黄刺玟、珍珠梅以及一些抗旱树种沙拐枣、怪柳、梭梭等,使鲤鱼山公园的树木造型艺术景观得以极大改观。园林科技工作者还对其实施了六项科研项目:1.鲜切花试种;2.常青树引种;3.野生花卉引种;4.宿根花卉引种;5.干旱地被植物引种;6.草坪引种筛选。这些年来,通过这些科研成果的应用,极大地改善鲤鱼山公园树木品种单一,人文景观不强的弱势。200419,鲤鱼山公园正式移交新疆医科大学。

    儿童公园:公园始建于是1981年,1987年正式开园。公园位于市中心友好北路北段,与新疆人民大会堂、自治区国际博览中心、新疆科技馆、新疆医科大学接壤。公园占地面积21.33hm2,绿化覆盖率达85%以上,树木品种52种,共计11000余株,其中乔木7000株,灌木3269株。公园现已建成鹤舞景墙、莲花湖、月亮湖、九曲桥、国旗山、傣族楼、微缩长城、西园景区、金三角旅游区等微缩景观和园林景点,各种游乐设备68项。2006年被国家旅游局命名为国家“AAA”级旅游景点(区);2007年荣获自治区级文明单位称号。开展爱鸟筑巢共建人与自然和谐家园活动。随着人们物质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与自然和谐平衡发展的重要性越来越凸现出来,生态环保工作就显得尤为重要。2007610正式由市林业局移交到沙依巴克区政府管理。

    人民公园:人民公园位于乌鲁木齐河(现为河滩公路)西侧,北临于西大桥,南至黄河路口,东靠和平渠,西邻公园街,南北长1km多,东西平均宽约250m,呈长方形,总面积约为30hm2。经过50多年的不断建设,使公园面貌日新月异大为改观,现在园内林木茂密,树种86种,种植乔、灌木5×104余株,绿化覆盖率为96%2003年被国家评为3A级旅游景区。举办了人与自然蝴蝶和海洋世界等展览。

乌鲁木齐市水上乐园:地处乌鲁木齐市市区南端,位于燕尔窝路6号。是我市天然的生态湿地。当时水域面积大约20hm2,东、西两岸自然生长着少量白柳、杨树、沙枣等树木。经过20多年的建设,而今的水上乐园已发展为集园林、游乐、餐饮、度假、休闲、运动和观赏为一体的综合性游乐园。水上乐园占地面积大约1km2,其中水域面积18×104m2,绿地面积79×104m2,绿化覆盖率达80%,种植的乔木3.15×104株,灌木1.21×104株,树木品种达74种。整个乐园划分为水面游乐区、陆地游乐区、旅游观光区、林地休闲区、商饮服务区、公共活动区等六大区域。

红山公园:经过几十年的努力,园林绿化已取得了较好成绩。由1985年的绿化面积33.33hm2、树木3万余株、绿化覆盖率60%、树种10余种上升到绿化面积39.67hm2、树木5万余株、绿化覆盖率97.5%、树种80余种。夏树、黄金树、红皮云杉、爬地柏等一些好的树种也已在公园落户 。温室培育盆花的能力也达到3万多盆。每年用鲜花对乌市节日的装点做出了贡献。例如,2005年,就用6.8万余株花卉投入装点活动,摆放花钵、吊篮230个,花堆8簇,栽种花坛、花境28个。

    新城公园:新城公园又称为新城文化公园,成立于1991年,位于乌鲁木齐北京北路19号,占地面积32.00hm2,左靠喀什东路,右邻杭州路,交通便利,居民密集,经过多年的绿化改造已具园林规模。2003年新城公园整建制移交给了新疆财经学院

乌鲁木齐市市域内的种苗场(圃):目前全市有各类种苗场(圃)62个,合计占地面积764.07hm2。可常年提供包括:苹果、夏橡、丁香、水腊、桃叶稠李、樟子松、云杉、大小叶白蜡、白桦、白榆、红瑞木、黄金树、黄菠萝、柳树等在内的各种规格的苗木。面积较大的苗圃基地有:乌鲁木齐市种苗场、乌鲁木齐县种苗场、新疆天湖啤酒花投资有限公司种苗场、新疆力天生态科技种苗繁育有限公司、乌鲁木齐市新市区宝叶苗圃等。其中最大的种苗基地位于乌鲁木齐城区北部的安宁渠一带(参见附图8生物多样性保护机构/地现状分布图)。

3.2.2 野生动物就地和迁地保护现状

  建国以来,国家对野生动物资源的保护、猎取及管理作过多次规定,1973年公布了《野生动物资源保护管理条例(草案)》和国家保护的野生珍贵稀有动物名单;1988年又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和“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此后,乌鲁木齐市林业局等有关部门,依据国家有关野生动物保护的法律、法规,对乌鲁木齐地区的进行了调查,特别是对珍稀濒危野生动物及其主要栖息地、繁殖地等进行全面考察,制定珍稀濒危物种保护管理制度,把一些野生动物的重要栖息地、繁殖地划为自然保护地或禁猎区,珍稀濒危野生动物及其产品禁止上市交易和出口贸易。这些条例和规定,有力地促进了乌鲁木齐地区野生动物保护和保护事业的稳步发展。

l  {C}野生动物就地保护

20世纪50年代以来,随着乌鲁木齐人口的增长和迁入不断增长及工农业的发展,对生物资源的需求亦随之增加,突出地表现在主城区和郊区对野生动物及其产品需求量的大幅度增加(食用、药用、毛皮用、观赏用、狩猎用、工农业用等等);水生动物资源被过度利用。加上自然保护与野生动物保护意识薄弱,人类生产与生活活动随意侵占和破坏野生动物栖息地,野生动物栖息的生态环境被分割、侵占和破坏,野生动物分布区不断退缩,种群生产力下降,野生动物资源种类和数量锐减,很多珍稀和资源动物处于濒危状态。

随着社会文明程度的不断提升,自然保护意识的增强,人们充分认识保护环境、保护野生动物的重要性,逐步强化了自然保护地建设与野生动物就地保护。严格执行了国家及自治区相关地动物法规与条例。建立、健全了野生动物保护系统,自治区级有林业厅野生动植物保护管理处和自然保护区办公室,负责全疆的野生动物保护工作;乌鲁木齐市设有林业(园林)局野生动植物保护处,负责全市的野生动物保护管理工作。此外,还常设有动物检验检疫机构。建立自然保护地、全面禁猎、实行猎捕证和特许猎捕证制度,在乌鲁木齐境内全面开展了野生动物就地保护。

l  {C}野生动物迁地保护

乌鲁木齐地区的野生动物迁地保护工作主要依托天山野生动物园开展,同时在一些野生动物饲养场地,结合驯养利用进行迁地保护。开展的主要工作包括:

驯养繁殖:乌鲁木齐地区野生动物饲养业包括马鹿饲养,水貂饲养、雪鸡饲养、鹌鹑饲养和其他雉类饲养。此外,石鸡、北山羊等亦有少量驯养,后者还获得了与家养品种杂交的后代。这些养殖业都是改革开放后形成和发展起来的新兴事业,目前发展势头并不均匀,有的已形成相当规模,饲养种群数量已达市场销售规模,有的已被淘汰。

引种散放:引入乌鲁木齐的野生动物包括多种鱼类、麝鼠、水貂、松鼠等。20世纪50年代末到60年代初是引入物种的高峰,麝鼠引种散放曾遍及众多湖泊和水库,并在历史时期形式一定规模的商品生产。目前,乌鲁木齐地区引种驯养工作主要集中在某些经济价值甚高的海洋生物和名贵鱼类,其他物种引入工作几乎完全停顿。

新疆天山野生动物园,是乌鲁木齐市动物多样性迁地保护的主要基地。新疆天山野生动物园位于乌鲁木齐南郊,隶属于乌鲁木齐市林业(园林)局,占地面积7500hm2新疆天山野生动物园2004年开始建设,2005年正式从市区迁至南部低山丘陵区。依据饲养动物的生态习性、园内生态环境和饲养管理要求,野生动物园分为荒漠动物区、高山动物区、非洲动物区、步行动物区、猛兽区、猴园、虎馆、袋鼠馆、豹馆、猴馆、鸟林等园区。截止2009 9月,园内饲养各类动物127 种,存栏数3049 头(只),其中鸟类651071只,哺乳类621978头(只)。上述动物中,引进的动物22 124 头(只),繁殖成活22 95 头(只),死亡14 22 /只,输出7 34 头(只)。

3.2.3 生物多样性保护的政策法规建设、管理机构和宣传工作现状

{C}l  {C}政策法规建设

    1973年,国家公布了《野生动物资源保护管理条例(草案)》,公布了“国家保护的野生珍贵稀有动物名单”;1988年,又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公布了“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此后,乌鲁木齐市林业局等有关部门积极响应国家有关野生生物保护的法律法规,对乌鲁木齐珍稀濒危野生动物及其主要栖息地、繁殖地等进行全面考察,制定珍稀濒危物种保护管理制度,栖息地、繁殖地划为自然保护地或禁猎区,市场上不准买卖和不准出口珍稀濒危野生动物等规定。

2001,又印发了乌鲁木齐市关于《创建园林城市的规定》。这些条例和规定,有力地促进了乌鲁木齐市生物多样性保护保护事业的稳步发展。

{C}l  {C}主要管理机构设置

    目前,乌鲁木齐市的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管理工作主要由乌鲁木齐市林业(园林)局野生动植物保护处负责。管理范围内的市县属各级相关动植物保护机构主要有:

乌鲁木齐市动植物检疫站

乌鲁木齐市动物疾病控制与诊断中心

乌鲁木齐市植保站

乌鲁木齐市森林病虫害防治站

鸟类环志站

各类保护地现有的林管站

{C}l  生物多样性保护技能培训机构状况

市园林系统在生物多样性保护管理技术培训方面主要能够依托的机构有:

新疆林业厅野生动植物保护办公室

乌鲁木齐市林业(园林)局野生动植物保护办公室

 乌鲁木齐市林业职工学校

 中国科学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

 新疆农业大学

 新疆大学

 新疆师范大学

    乌鲁木齐市风景园林学会

新疆植物学会

    新疆动物学会

{C}l  {C}生物多样性社会宣传工作现状

目前,乌鲁木齐市已将五月作为保护野生动物宣传月。1983年开始,乌鲁木齐市林业(园林)局在每年五月主办的保护野生动物宣传月活动中均开展了爱鸟周活动,至今已成功举办28届。通过多种形式的活动与宣传,有效地提高了全体市民保护野生动物、爱护鸟类的意识和觉悟。

3.3 生物多样性保护中存在的问题

3.3.1 城市化建设过程中对自然植被与动物栖息地破坏严重

乌鲁木齐市位于内陆干旱荒漠区,生态极其脆弱。在人类强烈的经济活动影响下,区域内野生植被大范围受损,面积逐渐缩小,生态作用减弱。同时野生动物的生存环境迅速退缩甚至消失,导致许多珍贵物种的消失或濒危,如马鹿的上游分布区向北退缩。城市周边缓冲地带的天然草场严重退化,鼠、虫害严重。

另一方面乱挖活动使局地植被与植物物种生存环境遭到破坏,导致动物栖息环境受损,严重威胁生物多样性的稳定性和可持续增长。此外,由于以往对生物多样性及其保护的重要性认识不足,城市快速扩张往往挤占部分重要动植物的分布区与迁移通道,比较典型的如受城市扩张的影响,位于城东南部葛家沟、石人沟一带荒漠草场面积大幅减少,粉红椋鸟迁移通道收到严重威胁。

一味地扩大人工绿地建植面积,大量开采地下水资源,截留地表水,使地下水位严重下降,湿地退化,自然植被衰败(如:天山野生动物园植物大量死亡、柴窝堡湿地面积缩小、燕儿窝古树林退化等)。随着乌鲁木齐河、水磨沟河等河流径流量的不断减少和季节性断流,引起河床以及周边湿地、沼泽缩小或干涸,使乌鲁木齐土著鱼类绝迹、水域鸟类消失。

3.3.2野生动植物生存环境破坏严重

1985年我国首次颁布野生动物保护法以来,乌鲁木齐不断加大了对野生动物的保护力度,野生动物的数量总体上在不断地增加,但有些矛盾和问题依然存在。一些草食野生动物的种群数量,在原本已过牧的草原牧区,已大大超出了草场的承载力。野生动物(如野兔、鼠)破坏草场、草地很严重;一些大型肉食动物袭农(牧)伤农(牧)事件时有发生,有的因种群密度过大而发生各种疫病(如北山羊等),对家畜和人类的生态安全构成威胁。

野生动物的栖息地往往又是人类和家畜的活动区,人为干扰较为严重,人—畜—野生动物之间的矛盾比较突出,加之过度放牧,草场退化、沙化严重,无序的开矿修路导致盘羊、鹅喉羚、野兔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不断缩小,迫使一部分野生动物向生态环境恶劣的荒漠地区退缩。乌鲁木齐山地草原牧区的一些主要经济资源动物由草原向荒漠退缩,种群数量迅速减少,直至在一些地区消失。

猎场和动物集中分布区内的农牧民,还未从保护野生动物中得到实惠,公众保护野生动物的意识和责任有待增强,保护生态环境、野生野生动物就是保护自己的家园和家畜的理念有待形成。

3.3.3 人工绿地中外来植物物种比例过高,乡土物种未得到充分利用

乌鲁木齐地区乡土物种的数量相对湿润地区要少,可被利用于园林绿化的物种数量有限,城市园林绿化建设主要依赖于外地物种的引进。虽然,外来物种增加了城市生物多样性,丰富了绿化物种种类,增加了景观特色,但降低了绿地系统的稳定性,增大了管理成本。

由于对乡土生物的生态作用重视不够,加之城市绿化规划设计人员对适地的野生植物缺乏全面的了解。本地区野生观赏植物除少数如胡杨、小叶白腊、锦鸡儿、忍冬、小檗、补血草、鸢尾、沙拐枣、柽柳和少量常绿针叶树等已人工栽培用于荒漠及城市绿化外,大多数仍属野生状态。相对干旱荒漠区的野生植物种质资源而言,城市植被物种的多样性除在一些公园、植物园和树木园外,在开放型绿地中得不到充分表现。本地野生植物资源没有得到应有的开发利用,导致城市外来物种比例大。

3.3.4 外来入侵生物降低了乌鲁木齐生态安全性

初步统计表明,目前新疆共有外来入侵植物1932种。这些外来物种中有些存在很高的危害性,如20068月,赵晓英等偶然在乌鲁木齐市焦化山发现了外来植物刺萼龙葵(Solanum rostratum Duna1),又名黄花刺茄。一年生草本,高30~60cm。主要特征为:茎、叶、花萼、果实均被刺,雄蕊5,其中1个比其它4个长且为钩形。刺萼龙葵为茄科茄属的植物,是一种有严重危害的有毒植物。刺萼龙葵在美国被列为有害杂草 ,在加拿大被列为入侵植物 ,在俄罗斯被列为境内限制传播的检疫杂草 。我国动植物检疫局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境植物检疫潜在危险性病、虫、杂草名录(试行)的通知》中,将其列为检疫植物。刺萼龙葵已经在我国的辽宁、吉林、张家口和北京的局部地区生长和繁殖,并已表现出扩大蔓延的趋势。有人认为,刺萼龙葵作为外来物种在东北和华北等广大地区具有潜在的入侵危险性。该植物在乌鲁木齐出现,并已开花结实(单株结实达160),产生了具生活力的种子,这说明该植物在我国干旱区可以完成生活史,并具有很强的繁殖力。该植物在西北干旱区也具有潜在的入侵危险性。因此,应密切关注该植物在乌鲁木齐乃至新疆的传播和生长,进行排查,防止其蔓延、入侵。

改革开放以来,新疆与内地省区和国际间的人员与经贸往来日益频繁,为外来动物物种入侵开启了方便之门。乌鲁木齐是新疆的门户,外来动物入侵的风险比其它城市和地区更大。目前,作为观赏引入或入侵物种,脊椎动物(哺乳类、鸟类、两栖爬行类、鱼类都有)、无脊椎动物(昆虫、甲壳类、软体动物)等都能找到例证,迄今尚未见外来动物入侵产生严重危害的报道。

3.3.5 城市生物多样性管理能力弱、保护投入不足

    总体来看,现有管理机构设置基本能够适应各自管理范围内生物多样性保护管理工作的需要。但从新时期生物多样性保护工作的需要,面对城市化进程加快和乌昌一体化的推进对城市生物多样性保护工作的需要来看,现有管理体制缺乏专属性与统一性,在面对实际问题时,沟通与协调难度比较大。

目前地方性相关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管理的法规还比较缺乏,实施细节比较薄弱,无法有效地支撑乌鲁木齐市的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管理工作。并且缺乏系统生物多样性保护网站、动态数据库和有效的预警机制。

3.3.6 动物多样性家底不清与保护投入不足

许多重要资源动物家底不清,对其数量分布及其变动规律不甚了解。因此,难于做到正确指导狩猎生产,合理规划保护区、猎区和休猎区及制定合理的猎取量等。

基层野生动物保护经费严重短缺,可以说基本没有。需要保护、救助的野生动物越多,基层就越困难。在加强基层野生动物保护管理队伍建设的同时,还需增加投入,建立野生动物监测网络。建立野生动物灾害防控、伤农(牧)袭农(牧)补偿机制,有效保护野生动物生存与保障农牧民的切身利益。

3.3.7狩猎监管力度不够、保护与利用的对立

迄今,乌鲁木齐尚无一个统一的,有权威的,能对生产和贸易进行指导的狩猎管理机构。出现商贸部门强调商品生产和收购,管理保护部门强调资源保护,对有关野生动物保护管理与狩猎的法规、政策、条例、规定的贯彻和落实带来不利影响。一些可利用的动物资源没有得到充分利用或未被利用,一些资源又被过度利用。一些种群数量已十分稀少的珍贵物种被偷猎,其栖息地生态环境仍不断遭到破坏。

在乌鲁木齐虽对许多珍稀动物实行了禁猎,但措施不很落实。针对珍贵保护动物,如雪豹、马鹿、鹅喉羚、盘羊、北山羊、雪鸡等的偷猎现象依然存在。另一方面,种群数量已恢复到相当水平,资源储量已十分丰富的某些种类,仍未加利用,任其自生自灭,造成了资源的浪费。

乌鲁木齐地区狩猎生产存在的主要问题,大致可归纳为两种情况。其一,由于城市人口增长速度过快,人类活动日益频繁,非法捕猎、自由市场上自由贸易导致狩猎动物资源的严重破坏;其二,在人迹罕至的偏僻区域,象北山羊、旱獭、盘羊、草兔、鹅喉羚、雪鸡、石鸡、山鹑等一些动物资源基本上未被充分利用,处于自生自灭的状态。

在乌鲁木齐狩猎过度的一些地区,无计划盲目猎取,不顾资源的再生一味追求猎取量,资源遭到破环,种群数量难以恢复到正常水平。如在乌拉泊、鸿雁池、南山地区、青格达湖、乌鲁木齐河和水磨沟河上游以及其他主要水域湿地及其周围各种生境对麝鼠、雁鸭类、野兔、走禽类过度的、破坏性的猎取,资源储量不断减少,种群已处于很低水平。

 

第四章 城市生物多样性保护功能区规划与空间布局

4.1 生物多样性保护功能区划

4.1.1 原则与依据

  物种被认为是生物多样性保护的中心,而生态系统则为物种包括(人类生)存提供环境保障。目前物种多样性是生物多样性研究的基础,生态系统多样性是生物多样性研究的重点。功能区划的原则和依据如下:

[1] 原则

① 整体性与异质性相协调。

② 保护对象的保护,尽可能地避免保护对象及其分布栖息地受到受到干扰。

③ 便于开展生物多样性保护工程与发展利用管理。

[2] 依据

① 生态系统类型的差异性

② 生物多样性的空间分布的差异性

③ 生物多样性保护对象与保护措施的特殊性

④ 区域生物多样性生态功能的差异性

4.1.2 分区结果

依据上述原则与依据,根据在生物多样性敏感地区建立和完善自然保护区(地),保护特殊自然景观和生态系统—湿地生态系统、山地生态系统、荒漠生态系统、城市生态系统和农田生态系统等,将乌鲁木齐市划分为5个生物多样性保护功能区(参见附图9生物多样性保护功能区划图)。

山地生物多样性就地保育区()

该保护区整体位于乌鲁木齐市的南部,海拔高度1300m以上的区域。该保护区整体属于乌鲁木齐城市的最主要水源涵养地。景观类型多样,既有极高山区的冰雪、冻缘景观,高山区的高山草甸,也有中山区的森林景观和低山区的干草原景观。该保护区的生物多样性程度高,是最需要就地保护的区域。

    荒漠生物多样性保护与修复区(II

该保护区由两大片区组成,其一是围绕或偶尔穿插于城区的荒山与荒地,区域范围主要包括博格达山前缓丘、西山片区和达坂城-柴窝铺盆地内的戈壁,这是乌鲁木齐城市的基质环境;其二是位于米东新区北部的荒漠。受城市扩张和过渡放牧等人类活动的影响,生境正发生明显地破碎化。鉴于其与城市关系的密切性,该片区是理想地生物多样性保护与修复区域。

③ 都市圈生物多样性就地和迁地保护区(III)

由新老城区、稻田、果园、林带、动植物园、森林公园、生态园、多种水利和交通建筑设施等组成的复杂的自然—半自然—人工交错生态系统,是一些喜栖分布城镇、田园社区动物类群生存的独特区域。海拔高度700~1000m左右,南部、中部地形较狭窄。该保护区是乡土生物多样性最低的区域,但同时优势外来物种生物多样最高的区域。人类活动强度高、污染严重,是理想地迁地保护与生物多样性重建区域。

湿地生物多样性恢复与就地保护()

湿地保护区的空间分布比较零散,从南至北均有分布,但大致上在湖库边呈团块状、沿河道呈条带状。湿地通常被人们称为“地球之肾”,起到调蓄水源、降解污染、调节气候的生态功能。该保护区植物类型以半湿生、湿生和水生型为主。河流湿地的中上游人为影响少生物多样性保护以就地保护为主,河流的下游因人为干扰强度较大生物多样性保护应以生态恢复和就地保育相结合。

农区生物多样性保护()

该保护区空间上主要分布在城市北郊的安宁渠、城市南郊的达坂城、永丰乡等地。该保护区景观类型也比较单一,以农田景观为主。该保护区以栽培植物的生物多样性和土壤环境保护为主,兼顾农区防护林及其下半自然植被中的乡土物种、地块边缘半湿生乡土物种的生物多样性保护。

4.2 生物多样性保护空间布局

一般来看,生物多样性保护可分为两种途径:以物种为中心的途径和以生态系统为中心的途径。前者强调濒危物种本身的保护,而后者则强调景观系统和自然地域的整体保护,力图通过保护景观的多样性来实现生物多样性的保护。乌鲁木齐市市域面积比较广,地形地貌比较复杂,土地利用类型多样,生态系统与多样性空间差异显著。合理的空间区划布局是针对性开展生物多样性保护的必要条件。

生态系统保护是多样性保护基础,生态系统的空间分布决定了生物多样性保护的空间布局。生态系统受到人为利用的影响,类型会根本转变,生物多样性组成也会发生相应的变化。优化调控现有的土地利用结构,增加各类型中的生物多样性组成是优化乌鲁木齐市生物多样性保护空间布局的关键。

根据乌鲁木齐市生物多样性的丰富度、性质以及自然状况等,多样性保护的空间布局与生态系统类型的空间布局基本一致。在生态系统类型考虑上,山地林地(指森林及其次生灌草类型)与自然保护区、风景名胜区以及荒山荒地作为乌鲁木齐市乡土多样性就地保护的主体基地,城区与植物园、动物园等是多样性迁地保护的主体,湿地(河流、湖泊与水库)是水生生物多样性保护的主体,而农田则是农业品种与环境保护的关键。在水平空间布局上,从南往北,依自然生态系统的不同,依次为就地保护—迁地保护—就地保护—迁地保护方式与策略的分布格局。这也与目前区域土地利用方式基本吻合。但城区迁地保护区被外围的荒山荒地所包围,呈现过渡特征,偶有荒山荒地穿插城区之间。湿地就地保护空间分布上比较零散。在多样性保护功能上,中心城区形成园林绿地多样性与乡土生物多样性迁地保育中心,显著提高人口密集区域的高观赏生物多样性与持续利用,改善生态功能;在市域外围荒山荒地形成以防护林地与草地为生境保护与高的乡土生物多样性就地保育中心,形成城市生态屏障;位于南部的山地系城市的最重要野生动植物保护物种积聚敏感区和水源涵养区。

 

第五章 山地生物多样性就地保育区(I)规划

5.1 区域范围和生物多样性特点

5.1.1 区域范围

乌鲁木齐辖区的山地主要有天格尔山、博格达山。此外,还有南山矿区的飞地山脉下格泽。乌鲁木齐市海拔1300m以上的地域。其中建有森林公园三个:照壁山森林公园,面积822km2;庙儿沟森林公园,面积12.25km2;天山森林公园。

5.1.2 多样性特点

{C}l  {C}山地植物多样性特点

山地草原带:海拔1300~1600m。随着高度的上升,雨量也随之增多(由平原区的200mm左右增加到约400mm)。植物群落主要由旱生、多年生、禾本科物种组成。其中禾草类以丛生禾草为主,有针茅、羊茅、冰草和早熟禾等,杂草类有冷蒿、苔草等,灌丛有锦鸡儿、绣线菊、蔷薇等。

山地草甸草原带:海拔1600~1700m。此带为山地草原向森林带过渡的地带,呈窄带分布。由于此带处在逆温层下,冬季较为温和,夏季降雨较多,气候温凉湿润,植物多呈中生性。植物种类主要有沟叶羊茅、针茅、无芒雀麦、早熟禾、看麦娘、苔草等。常见的还有拂子茅、林地早熟禾、羊草、披碱草、牛至、银莲花、萎陵菜、蓬子菜、远志、牻牛儿苗、卷耳、唐松草等。由于此带是过渡地带,乔、灌木种类也较为丰富,雪岭云杉、天山花揪等分布在山坡,沟谷中则分布着欧洲山杨、密叶杨以及野蔷薇、忍冬、绣线菊等。

山地森林带:海拔1700~2800m。山于裸岩和局部阳坡的分割,山地森林呈块状分布于阴坡或河谷的底部。山地森林带植物群落的结构复杂,由于各类植物高度不一形成多种层片,通常可以分为5层:第一层为乔木层,为雪岭云杉层;第二层为小乔木层,主要种类有天山花揪、柳树;第三层为灌木层;第四层凤仙花、苔草、新疆唐松草、党参等草本植物组成;第五层为地被层,苔藓植物密布成片,像绿色的地毯。在雨后的森林里,可以看到各种大型真菌,如蘑菇等。林带中下部伴生阔叶树种,有欧洲山杨、天山桦等。

亚高山草甸带:海拔2800~2900m。由于温度、湿度适宜,生长着苔草、羊茅、羽衣草、老鹳草、金莲花、火绒草、高山蓼、马先蒿和高山唐松草、珠芽蓼等。

高山草甸带:海拔为2900~3200m。属高山地带,冬季寒冷,夏季凉爽,空气稀薄,太阳辐射强烈,并伴生着高山杂草种类,如马先蒿、珠牙蓼、萎陵菜、龙胆、报春和虎耳草等。

高山石质垫状、稀疏植被带:海拔为3200~3600m。此带气候恶劣,多大风、寒冷,四季飘雪。植被生长稀疏,多呈垫状,丛生着柔籽草、四蕊梅。碎石间分布着雪莲等风毛菊属植物。

{C}l  {C}山地动物多样性特点

    高山、亚高山裸岩、灌丛草甸动物群:本类群动物分布于乌鲁木齐地区东部与南部山地的高山地带,主要由多数鸟类(56种)和少数兽类(7种)组成。动物区系主要由北方广布种、古北型和全北型成分组成,并有少数高地型与东北行成分参入。本类群动物的分布可以向中山带和山前荒漠延伸,本在与中山带的接壤部分形成广泛渗透。其代表性种类有[]鸢、苍鹰、金雕、草原雕、乌雕、玉带海雕、秃鹫、猎隼、矛隼、游隼、暗腹雪鸡、岩鸽、原鸽、雪鸮、岩燕、红嘴山鸦、黄嘴山鸦、渡鸦、高原岩鹨、新疆歌鸲、槲鸫、大山雀、红翅旋壁雀、石雀、白斑翅雪雀、黄嘴朱顶雀、林岭雀、高山岭雀、狼、棕熊、石貂、雪豹、北山羊、盘羊等。

    中山森林、草原动物群:本类群动物分布于乌鲁木齐地区东部与南部山地的中山地带,主要由绝大多数鸟类(136种)和少数兽类(33种)组成,并有极少数爬行类(2种)参入。动物区系与高山、亚高山裸岩、灌丛草甸动物群相似,主要由北方广布种、古北型和全北型成分组成,但仅有极少数高地型与东北行成分加入,中亚型成分可渗入本动物群的边缘区。本类群动物的分布可以向高山带和山前荒漠延伸,本在彼此的接壤部分形成广泛渗透。其代表性种类有中介蝮、草原蝰、苍鹰、[]鸢、棕尾鵟、大鵟、普通鵟、棕尾鵟、大鵟、小雕、玉带海雕、白尾鷂、草原鷂、乌灰鷂、白头鷂、红隼、燕隼、灰背隼、红脚隼、黄爪隼、游隼、暗腹雪鸡、灰山鹑、斑翅山鹑、岩鸽、原鸽、山班鸠、纵纹腹小鴞、长耳鴞、短耳鴞、楼燕、普通翠鸟、大班啄木鸟、三趾啄木鸟、二斑百灵、凤头百灵、云雀、岩燕、家燕、毛脚燕、黄鶺鸰、灰鶺鸰、白鶺鸰、黄头鶺鸰、林鹨、岩燕、家燕、毛脚燕、紫翅椋鸟、粉红椋鸟、家八哥、喜鹊、秃鼻乌鸦、寒鸦、大嘴乌鸦、小嘴乌鸦、鹪鹩、欧亚鸲、蓝点颏、红尾鸲、红背红尾鸲、赭红尾鸲、白 背 矶 鸫 、乌 鸫、赤颈鸫、斑鸫、文须雀、宽尾树莺、横斑林莺、棕柳莺、棕腹柳莺、黄眉柳莺、戴菊、暗绿柳莺、花彩雀莺、红喉[]鹟、灰兰山雀、煤山雀、黑冠山雀、沼泽山雀、褐头山雀、普通鳾、旋木雀、攀雀、家麻雀、[]麻雀、燕雀、苍头燕雀、金额丝雀、红额丝雀、朱雀、红腰朱雀、锡嘴雀、白头鹀、褐头鹀、圃鹀、灰颈鹀、灰眉岩鹀、小鼩鼱、天山鼩鼱、北腹麝鼩、狼、赤狐、沙狐、棕熊、白鼬、伶鼬、香鼬、艾鼬、兔狲、猞猁、野猎、马鹿、狍、草兔、草原旱獭、长尾黄鼠、灰仓鼠、黄兔尾鼠、草原兔尾鼠、狭颅田鼠、天山平、鼹形田鼠等。

    低山丘陵、平原荒漠动物群:本类群动物分布于乌鲁木齐地区的低山丘陵和平原荒漠地区,主要由绝大多数鸟类(147种)、较多兽类(44种)和一定数量的爬行类(14种)组成。动物区系组成与高山、亚高山裸岩、灌丛草甸动物群和中山森林、草原动物群不同。除北方广布种、古北型和全北型成分外,出现了很多中亚型成分,而不见高地型种类。在与中山带的接壤地带,森林、草原动物群与荒漠动物群广泛渗透,中亚型荒漠成分的分布可向中山带延伸。其代表性种类有隐耳漠虎、东疆沙蜥、变色沙蜥、荒漠沙蜥、密点麻蜥、快步麻蜥、新疆沙蟒、东疆沙蟒、红沙蟒、花脊游蛇、棋斑游蛇、花条蛇、白条锦蛇、赤麻鸭、翘鼻麻鸭、棕尾鵟、大鵟、普通鵟、毛脚鵟、白尾鷂、草原鷂、乌灰鷂、白头鷂、猎隼、游隼、红隼、灰背隼、石鸡、鹌鹑、蓑羽鹤、鸥石鴴、毛腿沙鸡、欧班鸠、雕鸮、纵纹腹小鴞、短耳鴞、欧夜鹰、楼燕、兰胸佛法僧黄喉蜂虎、戴胜、大班啄木鸟、白翅啄木鸟、短趾沙百灵、细嘴沙百灵、小沙百灵、角百灵、灰沙燕、家燕、毛脚燕、黄鶺鸰、黄头鶺鸰、灰鶺鸰、白鶺鸰、草地鹨、平原鹨、棕尾伯劳、黑额伯劳、灰伯劳、金黄鹂、喜鹊、紫翅椋鸟粉红椋鸟黑尾地鸦秃鼻乌鸦、大嘴乌鸦、小嘴乌鸦、褐岩鹨、黑喉岩鹨、红尾鸲、  鵖、穗鵖白 顶 即鸟 即鸟 、宽尾树莺、靴篱莺、大苇莺、稻田苇莺、横斑林莺、漠林莺、戴菊、花彩雀莺、斑鶲、鸲(姬)鶲、西域山雀、煤山雀、沼泽山雀、黑顶麻雀、家麻雀、[]麻雀、巨嘴沙雀、蒙古沙雀、漠雀、朱雀、戈氏岩鵐、小鵐、铁爪鵐、芦鵐、大耳猬、尖耳鼠耳蝠、大耳蝠、山蝠、大棕蝠、狼、赤狐、沙狐、虎鼬、艾鼬、狗獾、鹅喉羚、草兔、黑线毛脚鼠、灰仓鼠、红尾沙鼠、大沙鼠、郑氏沙鼠、子午沙鼠、小林姬鼠、黄胸鼠、天山蹶鼠、五趾跳鼠、小地兔、小五趾跳鼠等。

5.2 影响山地生物多样性的主要因素

偷猎动物、盗挖草药使珍稀濒危特有动植物种群受到威胁;

大型水库修建、采矿、采石使自然植被和景观受到破坏;

草原畜牧业超载过牧严重造成天然草场退化

盲目的旅游开发,营建渡假村,引起动物栖息地的消失及生境破碎化;

城镇硫化物排放造成森林大气、土壤和地表水环境污染。

5.3 保护对象、目标与重点

5.3.1 保护对象

自然森林和草地生态系统、水源地、珍稀濒危特有动植物及其栖息地。

5.3.2 保护目标

在市域南部山地建立以森林、草地、湿地多样性景观及野生动植物多样性就地保育和生态涵养区,并构成乌鲁木齐城市南郊生态安全屏障。使现有的自然景观、植被、水源地以及旅游休闲区内生物多样性得到有效保护和健康持续发展。

2015年完成乌鲁木齐市动物疫病的现状与风险评估和乌鲁木齐市、区(县)二级陆生野生动物疫源疫病监测网络体系建设,为乌鲁木齐动物生态安全和人类健康提供保障使在乌鲁木齐山地保护区内分布的国家I级重点野生保护动物和重点野生保护植物得到全面保护。

最大限度保存典型生态系统和珍稀濒危物种繁衍地,保存自然景观。

2030年,完成城镇区鸟类招引保护工程完成南部和东部山地天然林保护工程、水西沟、板房沟风景区生态保护工程,使山地生态系统得到全面保护,为其内分布和栖息的野生动植物提供安全的生存环境。

5.3.3 保护重点

保护山地草原、灌丛植被、雪岭云杉针叶林、蝶谷内的自然植被及其景观。保护山地范围内的各类特殊生境,如湿地、河谷、择伐森林和次生灌丛等。保护和恢复野生动物的栖息地。保护本区域内分布的国家和自治区重点保护植物物种:雪莲、长鳞红景天、狭叶红景天、四裂红景天、红景天、新疆贝母、星叶草、珊瑚兰、欧亚圆柏、新疆鹅观草和短颖鹅观草等。

重点保护的动物有:北山羊、雪豹、棕熊、石貂、猞猁、绿头鸭、金雕、暗腹雪鸡、阿波罗绢蝶、新疆雅罗鱼、中介蝮等。

本保护区的重点保护地与重点保护对象分布参见附图10生物多样性重点保护地及重点保护对象分布图。

5.4 保护策略与措施

完善现有风景区、水源涵养区和自然保护地的保护设施。重点实施山地天然林保护工程。为动物、鸟类增加更多的栖息地与栖息环境,保证候鸟等迁徙性动物的迁移通道的畅通强化乌鲁木齐自然景观尤其是南部山区与东部山区作为珍稀濒危野生动物及其栖息地的重要地位,同时注重城镇森林草木绿化途径招引鸟类美化城镇工作。建议严格禁止在风景名胜区引入外来物种。

建设南郊森林公园。森林公园具有无界性,在范围上远远超过局限于公园、风景名胜区和自然保护区。它涉及到自然保护区、野生动物保护点、山区水库、城市郊区森林、农田林网、果园和单位绿化等所有能起到调节城市生态环境的所有绿色植物群落。可以在城市外围形成多层次、规模性的绿地植被系统,有效地丰富和保护城郊结合部的生物多样性。对城区环境而言,周围环境野生生物种类越丰富,输入就越强。城郊森林公园的建设,有利于增加城区的野生生物多样性。

强化对山前小城镇和农田生态系统的管理。推广使用清洁能源,减少硫化物的排放量,保护南郊山区森林大气环境。开展污水处理、中水利用,净化水资源环境,防治水源污染。结合牧民退牧还游、下山定居工程,科学核定载畜量,推进人工饲草料基地建设,实施保护性耕作、围栏封育、退牧还草(还林)、休牧育草、草场禁牧、草场轮牧和减牧增草等草地保护措施。合理开发利用山区林草植被,发展生态旅游产业。减少对天然草场和森林破坏。

    在山地和城市之间建立生态控制区与缓冲带,将城区生物多样性和山区生物多样性进行有机连结。生态缓冲带主要为山地与平原之间的生态过渡带,为城市发展的缓冲地带,与自然生态控制区共同构成城市生态保护体系。具有水土保持、水源涵养以及维持大区域生态景观平衡与过渡的多种功能。城郊边缘带还可以作为一种缓冲带,能为城区内野生生物受人类胁迫外迁时提供良好的避难场所。结合天然林保护工程与退耕还林工程,开展次生灌丛的森林恢复重建,促进复杂的生态系统与丰富的物种生存环境的逐步自我修复。本区域严格控制土地开发,可适当发展特色林果业,适度发展农家乐等形式的生态旅游业。在山区内禁止新建设永久旅游设施。

禁猎是保护野生动物的重要手段。对于珍稀物种须实行禁猎,或划出禁猎区;对于主要资源动物,应根据种群数量动态规划休猎区。经过禁猎待种群得到增殖后,加以适当利用,避免资源无谓浪费。工商和市场管理部门应大力配合,禁止收购、交易和消费珍稀动物及其产品。控制狩猎强度,猎取量应根据各种动物繁殖力的强弱,因种而异,以保证种群维持适当的栖息密度。并根据资源种类,环境条件、食物基地、栖息密度划出大小不等的猎区,禁猎区和休猎区,实行轮猎。逐渐创造条件,建立若干水产动物、经济动物驯饲养繁育开发科学研究基地(中心、场地),野生动物种源基地和野生动物产品加工基地等。

完善现有山区自然环境保护机构的能力和技术建设,强化管理运行机制,增强执法力度和效率,提升生物多样性保护功能和对山区旅游业管理的水平。利用资源优势,在有条件的自然保护区建立动物运动旅游基地。在动物资源丰富、分布集中的地区,如乌鲁木齐河上游、水磨沟河上游、达板城、艾维尔沟等地,可利用已有的马鹿、狍、盘羊、北山羊、野兔、旱獭、大型鼠类和野禽类等资源,科学规划并合理开展旅游狩猎。

 

第六章  荒漠生物多样性保护与修复区()规划

6.1 区域范围和生物多样性特点

6.1.1 区域范围

该功能区离主城区最近且与城市关系密切。由两大片区组成,其一是围绕或偶尔穿插于城区的荒山与荒地,区域范围主要包括博格达山前缓丘、西山片区和达坂城-柴窝堡盆地内的戈壁,这是乌鲁木齐城市的基质环境;其二是位于米东新区北部的荒漠。该保护区的景观类型多样,既有戈壁、荒漠,也有荒山与荒地,偶也可见干湖盆与河道。该保护区中,临近城区的荒山荒地不仅是城市扩张的主要土地资源,而且也是城市污染物的最主要受纳区。目前,受城市扩张和过度放牧等人类活动的影响,生境正发生明显地破碎化。该保护区中,远离主城区的戈壁与荒漠构成城市的外围防风固沙的屏障,是重要的就地保护片区,其中远北郊的荒漠,其地表多分布固定或半固定沙丘或沙丘链。

乌鲁木齐是荒漠背景下的绿洲城市,由于自然和现代人类活动等的影响,地下水位下降,周边荒山荒地生境呈现旱化趋势。该保护区植物物种多样性贫乏,生态系统结构简单。由于植被覆盖率低,生境的恶化直接影响了乌鲁木齐市周围草场的质量和产量,也是导致城市市区多风沙恶劣天气的原因之一。如果仅重视市区的园林绿化,只能使市区环境局部得到改善,而无法从根本上改变城市环境的质量。只有对市区周围大面积的荒山、荒地和荒漠实施保护、恢复和重建,利用植被的生态功能保护绿洲,进行防风固沙,降低地表温度,吸纳有毒气体及粉尘,净化空气,才能改善和提高乌市人民的生存环境、生产环境,实现城市可持续发展并使本区内重要的野生动植物保护物种得到有效保护。

目前,该保护区中的部分荒山荒地按规划已纳入乌鲁木齐城市防护林体系,部分荒山正在实施生态重建(以造林为主),有些经过多年建设的荒山,如雅玛里克山等已成为国家级生态示范区。

6.1.2 植物多样性特点

(1) 荒山荒地片区

本区共记录到植物296种,分属40171属(表6-1)。其中占优势的科有藜科Chenopodiaceae(1742)、菊科Composifae(3056)、禾本科Gramineae(2131)、豆科Leguminosae(1321)和十字花科Cruciferae (15,25)。这5科共有96属,173种,分别约占荒山荒地植物总属数的56%和植物总种数的59%。其中有许多单科单属如:石蒜科Iridaceae(11)、莎草科Cyperaceae(11)、锦葵科Malvaceae(11)、山柑科Capparidaceae(11)和萝摩科Asciepiadaceae(11)等。

6-1  荒山荒地片区植物种类组成

属数

种数

属数

种数

景天科Crassulaceae

2

3

旋花科Convolvulaceae

2

7

荨麻科Urticaceae

1

1

紫草科Boraginaceae

7

9

藜科Chenopodiaceae

17

42

茄科Solanaceae

3

6

菊科Composifae

30

56

玄参科Scrophulariaceae

4

6

禾本科Gramineae

21

31

蒺藜科Zygophyllaceae

4

5

豆科Leguminosae

13

21

列当科 Orobanchaceae 

2

2

十字花科Cruciferae

15

25

茜草科Rubiaceae

2

4

唇形科Labiatae

8

12

萝摩科Asciepiadaceae

1

1

百合科Liliaceae

3

9

车前科Plantaginaceae

1

3

蓼科Polygonaceae

3

8

石竹科Caryophyllaceae

2

2

麻黄科Ephedraceae

1

4

毛茛科Ranunculaceae

3

3

苋科Amaranthaeae

1

3

罂粟科Papaveraceae

4

5

蔷薇科Rosaceae

4

8

裸果木科paronychlaceae

1

1

报春花科Primulacae

1

1

灯心草科Juncaceae

1

1

大麻科Cannabaceae

1

1

鸢尾科Iridaceae

1

1

伞形科Umbelliferea

3

3

牻牛儿苗科Geranium L.

1

1

白花丹科Plumbaginaceae

1

1

锦葵科Malvaceae

1

1

柽柳科Tamaricaceae

2

4

莎草科Cyperaceae

1

1

柳叶菜科Onagraceae

1

1

山柑科Capparidaceae

1

1

榆科Ulmaceae

1

1

石蒜科Iridaceae

1

1

以乌拉泊为界,可划分为准噶尔荒漠亚地带和塔里木荒漠亚地带两个水平植被带。自然植被总体可划分为落叶阔叶林、温性落叶阔叶灌丛、草原、草甸、荒漠和沼泽6个植被型组,10个植被型,20个群系(表6-2)。受干旱大陆性气侯的影响,乌市荒山植被以荒漠、灌丛为主,由于近年来的荒山造林绿化和封山育林使局部地域还出现了草原、草甸和沼泽等植被类型。

 

 

 

 

 

6-2  荒山荒地片区自然植被类型

荒漠()灌木荒漠

 

()半灌木小半灌木荒漠

 

()垫状小半灌木荒漠

 

沼泽()沼泽

 

植被型组

植被型

群系

落叶阔叶林

()典型落叶阔叶林

1 白榆群系Form.Ulmus pumila

温性落叶阔叶灌丛

()山地旱生落叶阔叶灌丛

2 刺叶锦鸡儿群系 Form.Caragana acanthophylla

3 矮锦鸡儿群系 Form Caragana pumila

()山地中生落叶阔叶灌丛

4 宽刺蔷薇群系Form. Rosa platyacantha

草原

()典型草原

5 羊茅群系Form.Festuca ovina

()荒漠草原

6 西北针茅群系Form. Stipa sareptana

7 醉马草群系 Form. Achnatherum inebrians

草甸

()大陆草甸

8 芨芨草群系Form.Achnatherum splendens

9 麻叶荨麻群系Form. Urtica cannabina

10 长枝木蓼群系 Form. Atraphaxia fruteacous
11博乐绢蒿群系 Form. Seriphidium borotalense

12 纤细绢蒿群系Form. Seriphidium gracilescens

13 樟味藜群系 Form.Camphorosma monspeliaca

14 短叶假木贼群系Form. Anabasis brevifolia

15 准噶尔猪毛菜群系Form. Salsola dachungarica

16 驼绒藜群系Form.Ceratoides latens

17 灌木紫菀木群系Form.Asterothamnus fruticosus

18 小蓬群系 Form. Nanophyton erinaceum
19 芦苇群系Form. Phragmites australis

20 盐角草群系Form. Salicornia europaea

(2) 远北郊荒漠

该区植物群落组成种类少,结构简单。藜科植物属、种在植物种类多样性组成中具有明显的优势地位。大面积分布的梭梭荒漠、驼绒藜荒漠、木本猪毛菜荒漠、短叶假木贼荒漠、无叶假木贼荒漠,都是由藜科植物为建群种所构建的。

短命和类短命植物繁多也是该区的特点。短命植物和类短命植物是一类“春雨型”的短生长期植物,它们逃避干旱,利用冬春雨雪,短时期内完成其生活史。

6.1.3 动物多样性特点

    在乌鲁木齐地区的低山丘陵和平原荒漠地区,主要由绝大多数鸟类(147种)、较多兽类(44种)和一定数量的爬行类(14种)组成。动物区系组成与高山、亚高山裸岩、灌丛草甸动物群和中山森林、草原动物群不同。除北方广布种、古北型和全北型成分外,出现了很多中亚型成分,而不见高地型种类。在与中山带的接壤地带,森林、草原动物群与荒漠动物群广泛渗透,中亚型荒漠成分的分布可向中山带延伸。其代表性种类有隐耳漠虎、东疆沙蜥、变色沙蜥、荒漠沙蜥、密点麻蜥、快步麻蜥、新疆沙蟒、东疆沙蟒、红沙蟒、花脊游蛇、棋斑游蛇、花条蛇、白条锦蛇、赤麻鸭、翘鼻麻鸭、棕尾鵟、大鵟、普通鵟、毛脚鵟、白尾鷂、草原鷂、乌灰鷂、白头鷂、猎隼、游隼、红隼、灰背隼、石鸡、鹌鹑、波斑鸨、蓑羽鹤、鸥石鴴、毛腿沙鸡、欧班鸠、雕鸮、纵纹腹小鴞、短耳鴞、欧夜鹰、楼燕、兰胸佛法僧黄喉蜂虎、戴胜、大班啄木鸟、白翅啄木鸟、短趾沙百灵、细嘴沙百灵、小沙百灵、角百灵、灰沙燕、家燕、毛脚燕、黄鶺鸰、黄头鶺鸰、灰鶺鸰、白鶺鸰、草地鹨、平原鹨、棕尾伯劳、黑额伯劳、灰伯劳、金黄鹂、喜鹊、紫翅椋鸟粉红椋鸟黑尾地鸦秃鼻乌鸦、大嘴乌鸦、小嘴乌鸦、褐岩鹨、黑喉岩鹨、红尾鸲、  鵖、穗鵖白 顶 即鸟 即鸟 、宽尾树莺、靴篱莺、大苇莺、稻田苇莺、横斑林莺、漠林莺、戴菊、花彩雀莺、斑鶲、鸲(姬)鶲、西域山雀、煤山雀、沼泽山雀、黑顶麻雀、家麻雀、[]麻雀、巨嘴沙雀、蒙古沙雀、漠雀、朱雀、戈氏岩鵐、小鵐、铁爪鵐、芦鵐、大耳猬、尖耳鼠耳蝠、大耳蝠、山蝠、大棕蝠、狼、草原斑猫赤狐、沙狐、虎鼬、艾鼬、狗獾、鹅喉羚、野驴、草兔、黑线毛脚鼠、灰仓鼠、红尾沙鼠、大沙鼠、郑氏沙鼠、子午沙鼠、小林姬鼠、黄胸鼠、天山蹶鼠、五趾跳鼠、小地兔、小五趾跳鼠等。另外,昆虫约有156种。

6.2 影响本区生物多样性的主要因素

6.2.1 野生动植物栖息生境破碎化严重

在荒山荒地上或其周边的开发建设挤占和分隔了自然植被的分布空间,使得自然植被破碎化,限制了生物扩散途径,阻断了物种之间的基因交流,原有生物区系组成也受到干扰,生物多样性急剧下降。

由于城市的经济迅速发展和区域的快速扩张,造成人—畜—野生动物矛盾比较突出,加之过度放牧,草场退化、沙化严重,无序的开矿修路导致野生动物的栖息地不断缩小并受人为干扰较为严重,迫使一部分野生动物向边界安全地带退缩。

在远北郊的荒漠区,当地部门监护不力,保护意识差,过度追求经济利益,开荒种田、油气开采、修筑公路等使得沙漠边缘生态环境退化十分明显。近年来实施的大面积人工绿化种植工程,已严重破坏了荒山荒地自然植被多样性和生物物种多样性。

6.2.2 外来引入物种的比例增加较快

在城市化过程中,物流速度得以快速提升。外来生物也随着物流的加速,被人们有意或无意地引入。目前荒山荒地和绿洲边缘荒漠绿化中主要树种为是杨树、白榆等,其它还有大叶榆、圆冠榆、倒榆、裂叶榆、樟子松等。大量使用的树种仍显单调,而当地土生土长的种类开发不足。大量引入的物种中难免会带有一些有害生物物种。这些有害物种中,有些通过挤占原生植被生长空间,有些(病虫害)对当地物种造成危害,从而极大地降低原有乡土植物种的生物多样性。

6.2.3 过度放牧导致荒山、荒地和荒漠区自然植被的生物多样性下降

不合理的经济活动,包括过度放牧,不仅使草地第一性生产力下降,而且长期有选择性地牧食适口性好的牧草,不太适口的草类疯长,占据更多的生存空间,从而降低荒漠草场的生物多样性。此外,在荒漠草场上,车辆任意长期行驶碾压,往往造成连片的草地中出现条带状光斑地,使景观破碎化,进而逐渐降低生物多样性。

6.3 保护对象、目标与重点

6.3.1 保护对象

 本保护区生物多样性的最主要威胁来源于城市扩张对原荒漠植被生境的挤占、城市人类活动排放地污染物对生境的污染以及持续增长地城市水资源需求。因此临近城区的荒山荒地生物多样性的就地保护存在很大地困难。而远离城区的荒漠林地与草地也不同程度地受到过牧、开垦等影响,虽然可实施就地保护,但从长远来看,也存在持续经济发展与保护的矛盾。因此,从整体上强调该保护区的就地保护工作难度很大。只能采取分片重点保护、规划长远迁地保护的策略。

基于以上情况,本保护区保护的对象大致设定为已经或正在发生土地退化,自然植被和物种生物多样性受严重干扰、一旦破坏就会对城市生态环境质量与安全构成极大威胁的城市周边的荒山荒地以及作为城市外围生态屏障的远北郊荒漠生态系统。

6.3.2 保护目标

目标是通过相关保护措施的实施,以增加乌鲁木齐绿地面积、增加绿量、提高保护地的自然植被和物种多样性,进而发挥更大的生态效益、保障城市生态安全。

2015年完成雅山野生郁金香迁地就地保护园建设;完成荒山荒地区,尤其是北部荒漠和焦化山—西山—乌拉泊山重点野生保护动植物集中成片分布区的详细保护规划,最大限度保存自然景观,使在乌鲁木齐荒山荒地保护区内分布的国家I级重点野生保护动物和重点野生保护植物(中麻黄、白梭梭、梭梭和胡杨等)得到有效保护。

2030年,完成城市绿地系统规划范围内重点荒山荒地生态重建工程,完善城市绿地生态系统建设的同时尽量保存城市周边生态系统的整体性,保障城市生态安全,为野生生物物种提供良好的生存环境、理想的栖息地和便畅的迁徙通道。

6.3.3 保护重点

保护的重点包括:①远北郊荒漠区的林草植被及其原生境,尤其重点保护梭梭林、胡杨林地。重点保护对象:白梭梭+梭梭+胡杨+肉苁蓉(参见附图10生物多样性重点保护地及重点保护对象分布图)。该重点保护小区作为城市外围生态屏障,在保护城市生态环境安全上发挥着无可替代的作用,应严格限制对其的一切经济开发活动,尤其是应绝对禁止乱砍乱伐、过度放牧、开荒造地等有损该生态系统整体性的活动。对其中部分已受损的地段,应尽快实施封禁,必要时应施以人工措施:如补种、补水等;②城市周边荒山荒地区内沿焦化山至乌鲁木齐东部丘陵一带的麻黄及小蓬群落(参见附图10生物多样性重点保护地及重点保护对象分布图)。该重点保护小区临近城区,受城市化的影响最大。建议对部分集中连片的中麻黄分布区实施封禁。若城市扩张非得挤占时,应充分规划并实施完善地迁地保护措施。另外,沿交通主要干道两边的荒山荒地具有护卫道路安全、风光展示等功效,可作为重点恢复与保护对象,道路修建所破坏的地块应作为恢复与重建的重点;与城区紧邻和位于城区内的荒山荒地,面向城市的荒山坡面不仅对市民视觉产生影响,而且是扩大城市绿地的主要场所,应因地制宜的安排相应工程并遵循适地适树(草)的原则,预留30-40%的地块作为绿化或植被重建用地。

该保护区内的所有珍稀濒危植物和动物,如:胡杨、尖果沙枣(特有种,自治区Ⅱ级保护植物)、梭梭与白梭梭(自治区Ⅰ级保护植物、国家Ⅱ级)、甘草(渐危种,自治区Ⅱ级保护植物)、麻黄(自治区Ⅰ级保护植物)、新疆郁金香(自治区Ⅰ级保护植物);野驴、草原斑猫、鹅喉羚、波斑鸨、中国林蛙以及过境候鸟也均为重点保护对象。

6.4 保护途径、措施与方法

利用生态系统交接重合的边缘地带物种多样性增大的原理,在市域周围城郊之间的大片过渡地带建立系统的生物景观绿化带。按受损轻重,应优先考虑中度受损的荒山和荒地的生态恢复与重建工作;按受污染的轻重,宜优先选择污染程度轻的,然后循序渐进。

乌鲁木齐荒山荒地生物多样保护与恢复途径包括:封育和适度人工干预+封育。对该保护内存在的程度不同的水土流失和植被破坏地段,尤其是诸如采砂坑等,可以通过强度治理和植被恢复手段加以解决。对受损的远北郊荒漠林草地和离城市较远的荒山荒地,可采用人工封育加促进的方法解决。

植被稳定性好且具有典型代表性的植被类型区域,如焦化山-西山-乌拉泊山一带的中麻黄集中分布区,应划定适宜范围保护和恢复原植被类型,以有效保护本区域的自然植被景观和物种多样性。

柴窝堡-达坂城洼地荒山荒漠小区目前已被规划或正在建设成国家级的重要交通-能源走廊。这些工程的实施不可避免地会对该区的生态环境、生态廊道、生物多样性和景观整体性造成影响。对该区域除应严格依照各建设项目的环境影响评价要求施工和运营外,还需重点实施生态修复和外来生物控制工程,尤其应尽快制订应对交通-能源沿线特大危险品泄露、外来有害生物传播的预案及快速相应机制。考虑到乌鲁木齐市域范围内大型野生动物的迁移途径主要为山地-盆地之间的特点,为尽量降低这些工程对生态廊道的影响,应合理设计和改建现有工程的桥梁、隧道和涵洞,以便于生物尤其是野生动物的迁移。在动物交配和产仔期,可考虑人为控制交通沿线夜间交通量并禁止鸣笛。

乌鲁木齐城市周边荒山按山体高度大致可分为两种类型:一是山体高度较高的荒山,其上部绝大部分基岩裸露,植被稀疏,为典型的石质荒山。空间上主要分布在城市东部、南部和西部一带,著名山体包括棋盘山、雅玛里克山、乌拉泊水库东北沿山体以及西山和八一钢铁厂附近的焦化山等。由于山体上部坡度大、砾石含量高,土层薄,土壤蓄水能力差,应进行封育,减少人为干扰,促进植被的自然恢复。山体下部区域或坡麓有较厚土层覆盖,植被盖度相对较高,部分沟谷地段有泉水出露且分布有许多湿生植物。该高度带具有典型地荒漠草场地风貌,对此应采取保护原有生境为主的策略,对非临近城区的应实施限牧,必要时刻考虑封禁。二是山体高度较低的荒山。这类荒山在空间上主要分布在城区内及城市东部和西部边缘,著名的山体如位于城市东边的雪莲山、位于城市西边的骑马山、蛤蟆山等。这类荒山整体被较厚黄土覆盖,土层深厚,植被比较茂密,属典型地荒漠草地景观。目前,这类荒山已纳入乌鲁木齐城市扩张的主要区域,将其纳入生物多样性就地保护区已存在困难。建议在对此类荒山的建设中,预留30-40%的土地用于绿化或恢复原植被。对于存在具有本地代表性物种的地段,如西山附近的部分低矮山体存在的中麻黄群落及其生境、亚马里克山的郁金香群落及其生境,应尽量避让,非得挤占时,须事先做好迁地保护规划。

对野生动物的生境管理主要是通过食性分析,了解食物资源的丰盛度,并对环境质量和生物量作出评估和计算,监测饮水源和矿物质的获得情况,隐蔽条件的优劣等,必要时施以人工措施。建造鹰塔、鸟巢、人工补食点、饮水点(箱)、动物穿越通道、天桥等辅助设施,保护动物生存安全、优化和改善动物栖息环境条件,增加生物多样性丰富度。

 

第七章  都市圈生物多样性就地和迁地保护区(III)规划

 

7.1 区域范围和生物多样性特点

7.1.1 区域范围

建成区面积339km2。海拔高度700~1000m左右,南部、中部地形较狭窄。土壤类型繁多。地带性土壤为灰漠土,分布在平原区的上部,隐域性土壤有沼泽土、草甸土和盐土分布在平原区的下部。

7.1.2 植物多样性特点

园林栽培植物326(含亚种、变种和变型),隶属68164属。其中,裸子植物3科,被子植物65科。其中乡土园林植物种32种,占整个植物种数9.81%,外来栽培园林植物294种,占园林植物种数90.1%。常用园林植物92种,其中乡土植物28种,占常用园林植物种数的30.4%64种引进植物,占常用园林植物种数的69.6%

市内有珍稀古树5151株,主要分布在燕儿窝、达坂城、植物园、人民公园和老城区的房前屋后。据2002年乌鲁木齐市林业(园林)局城市公园绿地信息系统数据调查结果,仅在266.67 hm2的燕儿窝风景区内就有古榆树4384株,占乌鲁木齐古树的85.1%

城市植被景观的自然属性明显减弱,由于市域内土地利用率高,原生植被破坏殆尽,除城市外围保留有小面积原始荒漠植被及部分古树群落外,主要由半自然植被和人工植被组成。半自然植被主要为近自然管护条件或缺少管理的人工灌丛(以灌木为主体的人工绿化实体)、人工草地(以草本植物为主体的人工绿化实体)和人工林(以乔木为主体的人工绿化实体)中或边界地区中自然发育的野生植被(伴人植物)。丘间谷地和个别阴坡植被覆盖率可达95%以上,粗砾质阳坡的小蓬覆盖率也可达55%以上。人工植被主要是环城公路以内城市新建区和旧城区的人工园林绿地群落和农业生产用地。

人工绿地和半自然绿地的主要植物物种是经过人们反复筛选,既适应城市环境,又满足于城市生态与景观的需求的一些种类,外来植物种比例高植物群落高度人工化,层次结构和植物组成明显区别于其它区域。与自然生态系统相比生物多样性水平显著降低,植被破碎度高,动植物生态环境孤岛化。城市绿地景观失去地域特色,异质性下降,趋同性增加,自维持及自我修复能力低下。

7.1.3 动物多样性特点

本区共记录到陆栖野生脊椎动物163种,占乌鲁木齐野生脊椎动物物种总数的49.54%,其中鸟类146种,哺乳类14种,爬行类2种,两栖类1种(不包括乌鲁木齐天山动物园、华凌市场里的野生动物物种)。临近的低山丘陵草原灌丛和湿地,有一些喜栖城市生存环境的动物类群的渗透,另有些广适应性物种和引入物种栖息,都市圈周边河流、湖泊、沼泽和水库等湿地为侯鸟迁飞提供了停息和觅食地。

乌鲁木齐境内的天山野生动物园,依据动物的生态习性、栖息环境和饲养管理需要,将整个园区划分为荒漠动物区、高山动物区、非洲动物区、步行动物区、猛兽区、猴园、虎馆、袋鼠馆、豹馆、猴馆、鸟林等10几个动物区。截止2009 9月,园内存栏各种动物127 种,3049 头(只)。其中鸟类651071只,哺乳类621978头(只)。上述动物中,引进物种22 124 头(只),繁殖成活22 95 头(只),死亡14 22 头(只),输出7 34 头(只)。

7.2 生物多样性受胁主要因素和保护工作基础

7.2.1 人类经济活动干扰导致生物多样性下降

乌鲁木齐建成区是生物多样性容易受到人为干扰和破坏的敏感脆弱区域。城市立交桥及超高层构筑物建设、城市亮化工程等造成地面采光条件改变、环境噪音升高,热岛效应等,影响了动植物的正常生长和生殖过程。

土地资源开发、地下水过度开采、旅游人群假日流动使大面积自然植被消失、物种多样性降低、半自然植物群落结构改变。百年以上古树大面积衰败,病虫害严重,逐步死亡。

成片的城市开发建设和纵横交错的环城及市区道路,将连续的自然植被划分成快状分布,使植物生存环境孤岛化,生物种群之间以及与城市外围自然植被的有机关系松散。由于相互独立的城市“生境岛”的存在,生物种类的迁移受到限制。

7.2.2 环境污染对生物多样性的影响

乌鲁木齐市是全国空气污染最严重城市之一。春、冬季呈煤烟型污染,夏、秋季主要污染物为飘尘和悬浮物,全年均超标。由此产生的空气有害粉尘污染对野生动物的繁殖、越冬和迁徙停歇造成影响。

城市基本建设等人为活动使城市土壤理化性质、结构和自然功能被改变,并产生大量新成土。以原材料加工为主的工业固体废弃物排放,居民生活废水和废渣以及冬季融雪剂的大量使用,城市园林绿地及农业生产用地大量使用农药及杀虫剂等,使城市土壤受到日益严重的重金属污染,污染物均使土壤中的微生物、土壤动物群落受到伤害或改变,部分敏感物种因无法继续生存而消失。植物根系生长、土壤种子萌发以及植物的正常生长发育受到胁迫,有些局部地段已不适应植物的生长。

7.2.3 城市扩张使动植物栖息地生境破碎化

逐年加剧的城市化进程挤占和分隔了自然植被的分布空间,绿地面积进一步减少和破碎化,限制了生物扩散途径,阻断了物种之间的基因交流,城市生物区系组成也受到严重干扰,城市生物多样性急剧下降。

7.2.4 外来生物物种引种生物入侵危险上升

    城市园林建设过程中大量中生和非干旱区树种的引进,使得城区原有乡土植物种的生物多样性下降。城市发展也使许多野生动物物种和传统养殖品种类型流失。据初步统计,乌鲁木齐市外来引种园林植物有64种,其中乔木18种、25种灌木、草本21种。对这64种外来园林植物进行入侵性初步评价发现:五叶地锦、火炬树、紫穗槐、滨菊、黑麦草、白花三叶草、金山绣线菊、桃叶卫矛、黄刺玫、重瓣黄刺玫、珍珠梅、深碧连翘、朝鲜连翘、鸡冠花等种类,在一定环境下繁殖容易、生长速度快、对人畜有一定和危害性,并有入侵倾向。

生物入侵正成为威胁城市生物多样性与生态安全的重要因素之一。本市常见的入侵植物有加拿大一枝黄花、黄花刺茄等。外来物种的入侵及病虫害的扩散已引起关注的。华凌宠物市场、明珠花卉市场等地已有发展成动植物疫源疫病的高发区的危险。

7.2.5 现有生物多样性保护工作基础

城区内已建的26个各类公园,包括乌鲁木齐市植物园、人民公园、乌鲁木齐市水上乐园、红山公园和天山野生动物园等地组成了乌鲁木齐市动植物多样性迁地保护的主要场地。

    在就地保护方面,1998~2002年,乌鲁木齐市人民政府多次拨专款对6.67 hm2的燕尔窝古榆树林实施了供水和保护设施建设改造,使林区树木在一定程度上恢复了生机,得到了保护。乌鲁木齐市燕儿窝风景管理处对古树名木以株为单位建立了档案资料,内容包括古树名木的图像照片、胸径、冠幅、病虫危害现状及生境基本状况等,为开展相关的研究工作奠定了必要的基础。

乌鲁木齐市尚缺乏系统的外来物种基础资料,尚未建立定期普查制度,存在家底不清、对外来物种问题的严重性认识不足,法律制度不完善、宣传教育、科技保障滞后等问题。由于缺乏统一协调的管理机构,外来入侵物种涉及的部门受各自职责所限,在外来物种入侵前的防范及入侵后的应对工作上存在着不同程度的脱节。

7.3 保护对象和保护目标

7.3.1 保护对象

市域内部的斑块状的半自然植被及其候鸟迁徙通道、繁殖地、越冬地、迁徙停歇地及野生动物集中分布区域。

市区内的乡土珍稀濒危特有植物和动物;燕儿窝、乌拉泊、水磨沟景区、植物园和人民公园内现存百年以上的古树。

本保护区的重点保护地与重点保护对象分布参见附图10生物多样性重点保护地及重点保护对象分布图。

7.3.2 保护目标

 2015年使中心城区绿化用植物种类从326种增加到450种,乡土植物物种数量不低于100种。

完善乌鲁木齐珍稀濒危特有植物迁地保护中心建设工程乌鲁木齐市31重点野生保护植物的迁地保护工作。积极开展动物饲养管理技术研究,使在乌鲁木齐分布的国家I级重点野生保护动物得到全面迁保护。完成乌鲁木齐地区自然保护地生态系统、植被和珍稀物种数字信息系统动态管理平台研制,为政府野生动物资源保护相关部门进行保护区和野生动植物资源管理提供辅助决策提供支持。

完成城市副中心绿地系统建设工程、现有绿地改造与生态服务功能优化建设工程和乌鲁木齐市外来物种风险监测或监管平台建设。最大限度保存典型生态系统和珍稀濒危物种及其繁衍地,保存自然景观和古树资源。

2030年,完成中心区现有绿地管理与病虫害防治工程、中亚植物园建设工程、新疆自然博物馆建设工程和动物物种迁地保护工程,同时完成城镇区鸟类招引保护工程保持城市生态系统的结构合理、功能完善。提升城市整体品位。

通过引种驯化,每年在城市绿地中推广应用乡土植物5~8种,使城市绿地中的乡土植物种总数达到150种,园林栽培植物种数不低于550种。使在乌鲁木齐分布的国家II级重点野生保护动物得到全面迁地保护。

7.4 保护地规划及措施

7.4.1 建成区生物多样性重点保护地空间布局

建成区生物多样性重点保护地有:生态敏感区、脆弱区、自然风景区和水源涵养区、鸟类栖息地保护区、城郊生态缓冲区(以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植被和动物心区的干扰)、生态廊道(保证市域生物多样性保护功能区在空间上的连续性)、生物基因多样性迁地保护地(植物园、动物园)。空间布局参见附图10生物多样性重点保护地及重点保护对象分布图。

7.4.2 就地保护地建设及保护措施

    合理匹配规模型植物斑块,扩大群落面积提高树种丰富度。已建成区绿地面积一般较小,但在新建区、城郊地带以及郊区乡镇容易实现较大面积的绿化,对于提升城市植被的整体性、系统性和边缘效应,有效增强多样性保护的功能和抗干扰能力有重要作用。

 立项实施生物生态廊道建设工程。根据乌鲁木齐市荒山绿化建设总体规划和乌鲁木齐城市绿地系统规划,通过多年建设已形成一定规模。但在荒山与农田等组成的中部防护林体系圈中,由于城市道路和部分建设用地切断了各个绿地(含水域)单元的生物迁徙通道,如雅玛里克山—骑马山、蛤蟆山—蜘蛛山;雅玛里克山—仓房沟山—燕窝风景区等。增加各生物多样性各保护地、湿地生物多样性保护地间的联系,方便小型哺乳动物的迁徒。生物迁移廊道的宽度随着物种、廊道结构、连接度、廊道所处基质的不同而不同。对于鸟类和小型哺乳动物而言,十米或数十米的宽度即可满足迁徙要求。为了方便小型哺乳动物的迁移和活动,应在局部地段建设生态桥。生态廊道的建设要避免过于人工化的手法,实施近自然建设模式。选择当地乡土种,做到人工营造与植被自然恢复相结合。

加强立法,将古树名木的保护纳入法制化有效管理轨道,加强宣传教育,提高全民保护古树名木意识。完善乌鲁木齐市古树名木本底档案信息数字化管理系统,建立和完善科学的古树名木管理体系,对名木古树进行定位动态监测。

7.4.3 迁地保护地建设及保护措施

以乌鲁木齐市植物园、大型苗圃、种苗场为基地,建立保护物种的资源圃或基因库,构建生物多样性迁地保育中心。重点开展乌鲁木齐所在气候区的乡土园林植物种质资源的收集和迁地保育。迁地保存温带荒漠区野生及乡土园林植物种类450种以上。

以乌鲁木齐市天山野生动物园为主心,重点建设保护野生动物收集与繁育中心。开展动物饲养管理技术研究,成为乌鲁木齐市动物救护基地2030年使在乌鲁木齐分布的国家Ⅰ、Ⅱ级重点野生保护动物得到全面保护。

建成以植物园为核心的城市生物多样性保护管理数据库和生物多样性动态长期监测网络,开展城市多样性管理监测、评价与数字化管理,建立植物物种迁地保护信息系统。通过植物园系统的记录和科学的管理全市植物栽培记录资料和档案材料等,并且加强与国内外植物研究应用的交流与沟通,建立长效的管理机制。建立动植物物种保存研究信息系统。

7.4.4 外来物种和入侵生物的管理及预警对策

做好外来物种的家底调查,组织开展外来物种及入侵生物普查。摸清乌鲁木齐市外来种的种类、分布情况、危害程度等。在此基础上编制外来物种入侵名单,收集分类,搞清原产地、入侵分布区、生理生态、传播途径、防治方法等全面信息资料,建立现状数据库,为监控外来物种的蔓延提供依据。

提倡使用当地物种,限制种植在自然状态下繁殖容易、生长速度快、对人畜有一定危害性,并有入侵倾向的外来植物种类,对已种的植物种类应加强管理。

    引种时对所引进的物种不仅要考虑其经济价值,而且还要考虑其可能会对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环境产生的影响,进行科学风险评估和进行必要的相关试验。建立完善的外来物种入侵风险监测、评估及快速反应体系。

加大科研力度,针对外来入侵物种防治工作中的技术难题以及外来物种入侵机制、危害机制及其控制问题开展系统研究。对现有的成熟技术进行组装配套,完善生物防治、低污染化学防治、生态替代、早期预警及遥感监测等综合防治外来物种入侵的实用技术并推广应用。

 加强宣传教育,提高全民防控意识。外来物种侵入时,要依靠全社会的广泛参与,及时发现、及时上报,以取得良好效果。编辑整理入侵物种及防控教育普及材料,利用刊物、小册子、网络及媒体等进行传播宣传教育和培训,提高公众防范外来入侵物种的意识。成立外来物种管理办公室,协调多部门管理工作。

建立外来种受控试验基地,加强对外来种入侵研究。成立以乌鲁木齐市植物园、天山野生动物园为核心的动植物引种驯化基地,建立外来动物的试验基地,加强引入种的观察与研究。加强园林绿地建设过程中的动植物检疫,组建检测和鉴定的专家库,明确统一的检测和鉴定的技术规范。

 

第八章 湿地生物多样性恢复与就地保护区()规划

8.1 乌鲁木齐湿地范围和基本特征

1971年的拉姆萨尔《关于特别是作为水禽栖息地的国际重要湿地公约》(简称《湿地公约》)将湿地定义为:“湿地是指不问其为天然或人工、长久或暂时之沼泽地、湿原、泥炭地或水域地带,带有静止或流动、或为淡水、半咸水或咸水水体者,包括低潮时水深不超过6m的水域”。根据此定义,本区区划湿地保护范围为乌鲁木齐市境内主要湿地区域,包括乌鲁木齐河、水磨河、头屯河、白杨河等河流湿地;各大水系的各类库塘湿地;柴窝堡湖、大盐湖、小盐湖、苇湖等湖泊湿地以及达坂城区的白杨河上游的沼泽湿地;还有乌鲁木齐周边的红雁池水库、乌拉泊水库等中、小型二十几座水库(参见附图11湿地分布图及重点保护区)。

全区湿地总面积11347.5hm2,占乌鲁木齐总面积的0.95%,河流湿地4处,面积3070.9 hm2;湖泊湿地3个,面积5738.2 hm2;沼泽湿地9处,面积945.8 hm2;库塘湿地16处,面积669.2 hm2;池塘20处,面积38.38 hm2;水稻田350 hm2。乌鲁木齐的湿地虽然面积小、分布分散,但湿地的类型较多,是乌鲁木齐生物多样性最为集中的地方。

目前,乌鲁木齐市与湿地保护有关的机构主要有:乌鲁木齐市水务局、乌鲁木齐市林业(园林)局、天山原水有限责任公司(原乌鲁木齐河管理处)。其中天山原水有限责任公司负责管理乌拉泊水库、乌鲁木齐河水源地等重要湿地(参见附图8生物多样性保护机构/地现状分布图)。

8.2 湿地生物多样性现状

8.2.1 湿地植物多样性

乌鲁木齐湿地,作为干旱区的特殊生境,其水陆过渡性,为乌鲁木齐众多的湿地生物提供了栖息和繁殖的场所,湿地的独特环境使得其拥有独特的生物类群。植物类主要包括浮游植物、浮水植物、沉水植物、挺水植物、灌木乃至森林。乌鲁木齐湿地分布的高等植物有蕨类、裸子、被子植物25科,72属,141种。

代表种主要为浮毛茛、长茎毛茛、水葫芦苗、小香蒲、短序香蒲、无苞香蒲、芦苇、黑穗羊茅、细叶早熟禾、新疆早熟禾、草地早熟禾、穗状三毛草、看麦娘、眼子菜、苔草、榆树、柳树、杨树、胡杨、柽柳、芨芨草、铃铛刺、水葱、海棠、白蜡、山杏和蔷薇等。

8.2.2 湿地动物多样性

湿地动物分布于乌鲁木齐地区的点状分布的各类水域,包括河流、湖泊、水库和沼泽等湿地,主要为绝大多数鸟类(118种)和鱼类(12种),此外尚有极少数兽类(6种)、爬行类(3种)和两栖类(2种)组成。乌鲁木齐地 区各种水体(湿地)分布有鱼类12种,其中土著鱼类仅新疆裸重唇鱼、小眼条鳅和短尾鱼岁3种,其余均为引入鱼类。引入鱼类包括准噶尔雅罗鱼(新疆雅罗鱼) 、鲤、鲫、草鱼、鲢、鳙鱼、红鳟、池沼公鱼和罗非鱼,他们分别从北美、我国东北、华南以及新疆其他地区引入,均为名贵鱼类和经济鱼类。 其中鲤已取代新疆裸重唇鱼,成为乌鲁木齐地区不同水体的优势种,并已初步形成产业化商品类型,提供都市人民食用。

陆栖脊椎动物区系主要由北方广布种、古北型和全北型成分组成,中亚型成分极少,不见高地型种类。代表动物有绿蟾蜍、黑龙江林蛙、隐耳漠虎、花脊游蛇、棋斑游蛇、凤头鸊鷉、小鸊鸕、赤颈鸊鷉、白鹈鹕、卷羽鹈鹕、鸬鹚、苍鹭、大白鹭、小苇鳽、大麻鳽、黑鹳、鸿雁、豆雁、灰雁、大天鹅、赤麻鸭、绿翅鸭、绿头鸭、针尾鸭、赤膀鸭、赤颈鸭、白眉鸭、琵嘴鸭、赤嘴潜鸭、白眼潜鸭、红头潜鸭、凤头潜鸭、青头潜鸭、鹊鸭、普通秋沙鸭、[]鸢、苍鹰、乌灰鷂、鹗、白头鷂、灰鹤、蓑羽鹤、普通秧鸡、黑水鸡、骨顶鸡、蛎鹬、凤头麦鸡、金眶鴴、环颈鴴、蒙古沙鴴、铁嘴沙鴴、红胸鸻、红脚鹬、白腰草鹬、矶鹬、孤沙锥、针尾沙锥、扇尾沙锥、乌脚滨鹬、三趾鹬、黑翅长脚鹬、反嘴鹬、普通燕鸥、白额燕鸥、银鸥、渔鸥、红嘴鸥、棕头鸥、小鸥、须浮鸥、白翅浮鸥、楼燕、普通翠鸟、灰沙燕、岩燕、家燕、毛脚燕、黄鶺鸰、黄头鶺鸰、灰鶺鸰、白鶺鸰、河乌、褐河乌、靴篱莺、大苇莺、稻田苇莺、水蒲苇莺、横斑林莺、灰白喉林莺、圃鹀、三道眉草鹀、苇鵐、芦鵐、野猎、麝鼠、小家鼠、黄兔尾鼠等。

在乌鲁木齐的各类湿地栖息的游禽类有鸊鷉、骨顶鸡、黑水鸡、雁、鸭、大天鹅、鹈鹕、鸥以及鹰、雕等猛禽和麝鼠等;滨湖与沼泽活动的涉禽有鹳形目的苍鹭和黑鹳,鸻形目的鸻和鹬类、反嘴鹬。虽然乌鲁木齐湿地动物种类相对丰富,但由于湿地生态系统结构单一,分布较分散,加之水体污染和博格多峰对侯鸟迁飞路线的阻断,该类群物种组成和种群数量均极其贫乏,水体生产力十分低下。

乌鲁木齐湿地为中山带森林草原和山麓荒漠所环绕,在林缘与草原边缘可见鸟、兽的渗透,在一定程度上丰富了该动物群的物种多样性组成。其动物种类主要包括多种隼形目、鸽形目、鹃形目、鸮形目、雨燕目、佛法僧目鸟类,雀形目百灵科、燕科、鹡鸰科、伯劳科、椋鸟科、鸦科、岩鹨科、鹟科鸫亚科和莺亚科鸟类,山雀科、攀雀科、文鸟科和雀科的一些种类伴生于湿地周边。兽类有食虫目和翼手目小型种类和食肉目犬科、鼬科、猫科一些种类;偶蹄目猪科的野猪,啮齿目的鼠科、仓鼠科和田鼠亚科种类亦出没于湿地。由于这些种类的参与,使湿地动物物种数剧增。乌鲁木齐所处高程,水温较低,冬季水域封冻长达4个月以上。入冬后,除麝鼠、河乌仍可在冰下和溪流中活动外,夏季在此栖息与繁衍的湿地鸟类相继迁离,仅可见有一些森林草原动物的活动踪迹。乌鲁木齐湿地分布范围较广,从高海拔山区河谷到农田绿洲都有分布,湿地周边分布的一些猛禽、雀形目等鸟类也经常在湿地中出入。

8.3 湿地生物多样性受干扰和受威胁的主要因素

8.3.1 湿地水资源过度开采

主要表现在湿地水资源的超采利用。由于农业开发和工业抽取地下水,水源补给减少,湖泊水位下降。湿地面积萎缩。加速盐渍化。

8.3.2 土地利用/土地覆盖变化

人工渠道对河道的改变,水源地上游和湿地本身的农业开垦改变了天然湿地的功能与用途,直接造成了乌鲁木齐天然湿地面积萎缩、湿地功能退化,生物多样性锐减。湿地上游土地开垦,使原本防沙固土的地表遭到破坏,水源沟系破坏,加剧了水土流失、水受洪水冲刷和耕地排碱的影响,水质含沙量高,水库淤泥。

8.3.3 湿地水质劣变、矿化度升高

湖水矿化度不断升高,已由原来的4升至5‰以上,达到渔业生产的临界值。由于湖水变浅,造成湖水含盐量增加。严重影响湖中浮游生物的生长,进而影响了湖中鱼类的饵料资源,造成鱼类生长环境恶化,已直接影响到湖中鱼类的生存。不仅如此,这种状况还影响到在湖区生活的水鸟的生存,原来在柴窝堡湖地区曾有许多天鹅栖息,现在已经很少见到。

8.3.4 城市生活和工业废弃物排放造成水体污染

污染源包括化工、造纸、印染、医院等排放的工业污水和生活污水。主要污染物有高锰酸钾盐、氨氮、磷类、石油类、硫化物等。其次是森林、草场和农田施用农药化肥及水源截流。旅游开发与建设也给湿地环境带来了一定程度的污染。

8.3.5 湿地保护的法律和湿地管理机制不健全

国家与自治区目前与湿地和湿地资源相关的法律和法规已建立了不少,但乌鲁木齐市还没有一部是专门针对湿地保护的管理条例,已有的法规和条例也有诸多不完善之处,造成了湿地保护与管理在具体操作中的困难。对已有的法规和条例,在执行方面,存在许多实际困难,操作难度大。

8.3.6湿地基础研究薄弱、监测和评价制度不健全

湿地保护方面的基础研究非常薄弱,特别是对湿地概念、功能、价值及生物多样性等缺乏系统、深入的研究,制约了湿地保护与管理的开展。在保护管理技术与手段方面也较落后,例如在污水处理、珍稀濒危动植物保护,湿地动态监测,节水技术等方面都缺乏现代化技术和手段。已收集的与湿地有关的基础信息,包括数据,参数标准不一,尚未形成数据库,难以共享。并且部门和单位之间许多资料缺乏共享机制。

8.4 规划保护对象、目标与重点

本区域生物多样性保护的对象是各类湿地、湿地生物多样性保护敏感区、鱼类、鸟类、两栖类生物资源以及自然植被。

生物多样性保护目标是:通过规划期内实施湿地生物多样性保育工程,基本遏制天然湿地退化的趋势,使退化湿地得到不同程度恢复治理,使乌鲁木齐的天然湿地及其生物多样性基本得到有效保护。

2015年,完成达坂城镇天然湿地保护示范工程,保护特殊的湿地自然景观和生态系统,就地保护重点野生保护植物,为候鸟等迁徙性动物提供良好的栖息地。

2030年,完成城市重点湿地生态保护与恢复工程和乌鲁木齐河道整治与生态重建工程,使柴窝堡-达坂城盆地内的湿地生态系统(盐湖、柴窝堡湖、苇湖等)得到完整保护,维持现有湖泊湿地水位,使其周边湿地植被不发生退化,同时保持现有总面积11347.5hm2湿地不减少。

乌鲁木齐湿地生物多样性的保护重点是草湖湿地、盐湖、柴窝堡湖以及乌鲁木齐河上游的乌拉泊水库和红雁池水库湿地白花鸢尾、宽叶红门兰(国家二级保护植物)等和黑鹳、大天鹅、白鹈鹕等珍稀、特有和濒危动物物种。

本保护区的重点保护地与重点保护对象分布参见附图10生物多样性重点保护地及重点保护对象分布图。

8.5 湿地生物多样性保护策略、途径与方法

8.5.1 恢复与保护策略

强化水源地以及湿地生物多样性保护,使在湿地生活的濒危野生动植物及其自然环境得到就地保护,成为遗传多样性、物种多样性、生态系统多样性和景观多样性保护的重点区域。湿地建设发展和合理利用规划应与土地利用总体规划、水资源利用规划相协调,整体保护,有限利用。充分利用乌鲁木齐广大湿地,改变水禽养殖业的滞后局面。

建立生物生态廊道-水系生态廊道:包括城市河流沿岸生态廊道、乌鲁木齐河生态廊道这些河流及其沿岸带均为自然廊道,是野生动物迁移的通道;山-水连接生态廊道,保持山水的有机联系,有利于两栖动物栖息地的保护。尽快成立鸟类迁徒研究站,记录春、秋季节候鸟迁徒的种类与数量,并继续开展环志工作。

建议尽快制定《乌鲁木齐湿地保护条例》以及相关的湿地保护与合理利用的管理规范,逐步建立起乌鲁木齐湿地保护的法规体系,进而为建立比较完善的湿地保护与合理利用的政策、法规体系奠定基础。并加强建立水利、林业、牧业、农业和水产等部门协调机制,共同形成管理的湿地资源管理体系。全市统一规划,统一政策,各部门分工管理,按本地区湿地资源保护的规划目标,共同努力,建设和管理乌鲁木齐的各类湿地资源。

8.5.2 恢复与保护途径

    充分利用人工湿地高物质生产功能的特点,种植多种具有较高经济价值的湿生和水生植物,将人工湿地改造成为半自然湿地类型。这样即能保持湿地的景观多样性,发挥人工湿的生产功能,又能进一步提高人工湿地的水文调节、水体净化、旅游科研等自然功能价值。

    由于湿地缺乏水源拦截设施,冬、春季节湿地的水容易流失或下渗,常会处于干枯缺水的状态。湿地缺水,会导致大片芦苇群落被其他旱生植物取代,使湿地的演替发生逆转,物质生产功能降低。在湿地管理过程和规划建设中,应重视加强湿地蓄水量人工调控的功能,以保持湿地面积的稳定性,防止湿地植被和动物群落发生逆向演替。并结合湿地微地貌的变化,塑造不同的湿地生境类型,为野生生物提供多样适宜的生存环境。

    市内有些湿地周围还汇集了一些历史和文化古迹。湿地公园旅游项目的规划应当充分挖掘当地的历史和民俗文化资源,使自然湿地和人文资源相互结合,赋予湿地深厚的文化底蕴,促进民众对湿地文化更深刻全面地了解。

    有些湿地周边存在一定面积的农业用地,地势低,其农业生产常受到洪水泛滥的影响,产量低,农民收入少,农业生产过程中容易造成农药对水质的污染。建议将这部分农业用地纳入湿地保护区的范围内,对农耕地进行生态修复,恢复成自然或半自然湿地,并增加投入提升这部分湿地的旅游观光价值,对当地农牧民进行生态补偿。

在典型湿地区建立长期观测点与观测样地,对湿地生态系统的生态特征、生态功能及人为干扰进行长期定位观测,从而揭示湿地生态系统的发生、发展、演替的作用机理与调控方式,为保护、恢复、重建以及合理利用湿地提供科学依据。

加快做好全市湿地生物多样性资源普查,绘制湿地生物资源分布图。

建立湿地的潜在保护机制,制定湿地保护管理办法,明确管理职责。

8.5.3 恢复与保护方法

乌鲁木齐湿地生物多样性恢复与保护的重点主要在草湖湿地、盐湖、柴窝堡湖以及乌鲁木齐河上游的乌拉泊水库和红雁池水库。在乌鲁木齐河上游主要进行水源地保护区建设,进行水资源的净化和生态恢复工程,在此基础上加强保护科研和监测工程;对河道加强管理,并对於塞严重的河道进行治理,防止污染水源;在乌拉泊水库和红雁池水库等地开展湿地植被恢复工程,进行湿地恢复和重建;在水磨河的下游进行建立人工湿地污染处理系统(城市活水公园)进行河流污染治理。

在头屯河的上游进行生态保护,加强管护措施,有效保护头屯河上游的生态系统及河流源头的水源,在河道的中下游加强生态环境保护,保持河道的畅通以及免受污染。

在柴窝堡湖区加快国家湿地公园建设,严禁在湖区周边新增钻井掠取补入柴窝堡湖的地下水源,开展湿地恢复工程,改善湿地生态环境,同时在适当的条件下关停柴西和柴北水厂;在盐湖湿地区主要利用白杨河的洪水和农闲水进行引水工程对盐湖进行补水,提高湿地区域地下水位,保护湿地水资源,扩大湿地面积,减缓湿地退化;在小盐湖建立封育区,对湿地进行保护;在苇湖扩大人工湿地,选取合适地点建立人工湿地污水处理系统对化肥厂的污水进行处理;在该区适当进行湿地综合利用开发建设,建立一套湿地开发利用模式。

在草湖湿地利用白杨河的洪水和农闲水进行漫灌,促进湿地恢复;在白杨河区的东湖湿地建立封育区,加强管护措施,并配合以各种保护措施以期恢复湿地;在该区湿地周边推广节水农业技术,降低农业用水,提高地下水位,以促进湿地的恢复。

乌鲁木齐河下游的库塘湿地兼具有农田灌溉、地下水位维持以及水产养殖等社会、经济和生态功效,应受到有效保护。在满足城市用水的前提下,可采取跨流域调水、以丰补欠等方式保护这些湿地。水田等湿地,由于受市场经济的影响和水资源总量的限制,可适当压缩面积。

通过制定和实施《乌鲁木齐湿地保护条例》以及相关的湿地保护与合理利用的管理规范,逐步建立起乌鲁木齐湿地保护的法规体系,进而为建立比较完善的湿地保护与合理利用的政策、法规体系奠定基础。

建立湿地管理机构并搭建部门间有效协调的平台,为乌鲁木齐湿地保护行动计划有效地实施提供管理保障。通过严格执法、加大管理力度、建立湿地开发的评估制度等多方面的措施,有效遏制改变天然湿地用途或严重破坏湿地生态功能的商业性开发利用活动。

河流生态廊道建设人们还是没有得到一个比较统一的河岸防护林带的有效宽度。在美国西北太平洋地区,人们普遍使用30m的河岸植被带作为缓冲区的最小值。当河岸植被宽度大于30m时,能够有效的降低温度、增加河流生物食物供应、有效过滤污染物。当宽度大于80~100m时,能较好地控制沉积物及土壤元素流失。在受损植被河流两侧建设一定宽度的防护林带,以满足分布较广的动物活动的需求。

将湿地资源的调查、评价、监测与土地资源调查等相衔接,完成乌鲁木齐湿地资源详查,建立较为完善的乌鲁木齐湿地监测体系和湿地数据信息管理的框架。建立野生动物灾害防控、伤农(牧)袭农(牧)补偿机制,有效保护野生动物生存与保障农牧区人们的利益。

在湿地周边大量种植湿地生态系统以外的引入树种,不仅易遭病虫害,还会破坏原有生物种群结构,产生新农药、化肥等污染问题。因此,应停止在天然湿地周边开展大规模人工植树造林和水土开发等超越区域水资源的承载力的行动,清理破坏水质的一切干扰活动,防止土壤退化和水土流失。

控制工业污染排放。环境监测部门应加强对石油、化工和造纸工业的环境监测与污染治理,禁止在上风带和水源地建立工厂。

加快修建大西沟水库及引水工程,通过分洪渠道向柴窝堡湖调水,逐步改善地区生态环境,在白杨河上游修建水利工程,将水调至三个山水渠,补给柴窝堡地区。

    在市相关部门支持及管理权限下放的基础上,由达坂城区林水、卫生、环保等部门加强对两个水厂的管理,杜绝过量超采。

 

第九章 农区生物多样性保护区()规划

9.1 农区保护区的范围

乌鲁木齐的农作区,达坂城农作区和从市境南部的山前平原环绕城区一致延伸到安宁渠一带,地区跨度大,自然条件变化多。依据各地不同的条件,形成了不同的耕作区:

9.1.1 近北郊蔬菜、粮食作物区

包括大湾、七道湾、二宫、地窝堡、安宁渠、六十户、四十户、青格达湖、芦草沟的全部耕地及自治区、市属部分机关、学校、厂矿所属在市境内的农场、副业生产基地。共有耕地1.3×104hm2。地近城市,城乡交错,交通方便,市场广阔,劳力充足,蔬菜种植历史悠久。耕地大部分在乌鲁木齐河、水磨沟河和石人子河河谷地带。是乌鲁木齐市的主要灌溉农业区。

9.1.2 南郊山前平原春麦、马铃薯耕作区

包括永丰乡、水西沟、板房沟、小渠子、甘沟、萨尔达坂、柴窝堡等乡的全部耕地。该区海拔1300~1800m,以栗钙土为主,沙质壤土,土层较薄,地区坡度大,肥水易流失、冬春季长,秋夏季短,冬暖夏凉,年均气温3.6~4.7,年平均日照2400h,年均无霜期130d,该区耕作粗放,是乌鲁木齐县春麦、马铃薯、油料主产区。

9.1.3 达坂城山间盆地麦、豆、油料作物产区

包括达坂城区的全部农耕地,面积0.51×104hm2。该区平均海拔1000~1700m,以潮土为主,肥力较好,耕地多分布在河谷或泉水溢出地带,水源充裕,灌溉有保证。耕作历史悠久,有乌鲁木齐粮仓之称,宜种植春麦、胡麻、油菜、蚕豆等作物。

9.1.4 中山地带饲用作物区

包括乌鲁木齐县属畜牧单位的全部农耕地,面积0.68×104hm2。地处中、低山区、气候凉爽,无霜期90~115d,宜种植大麦、豆类等饲料作物,兼种早熟春麦、马铃薯、油菜等。

9.2 农区生物多样性现状

9.2.1 栽培的蔬菜植物多样性现状

乌鲁木齐市栽培的蔬菜可分为8类,共有41种,141个品种。

(1) 菜类:包括白菜、甘蓝、荠菜3。大白菜:本地农家品种有“小包心”、“大青帮”以及1964年由包头市引进的“中青麻叶”,1983年从焉耆引进的“大包头”品种,品质好,畅销全市。小白菜:当地农家品种有“条梗白”,或称“飘梗白”,1975年由天津引进黑油白菜。结球甘蓝:本地农家早熟品种有二块”(7月上旬成熟)亩产3500kg;晚熟品种大明”(10月采收),亩产4000kg。菜花,本地农家品种,小面积种植。

(2) 根菜类:包括春萝卜、秋萝卜、胡萝卜3种。春萝卜主栽培品种有当地农家品种“红蛋”、“白蛋”、“半春子”以及1961年由兰州引进的“兰州红”等。全市各地均有种植,以七道湾、大湾等地为多,常年播种面积33.33~53.33hm2500~800亩),平均亩产1500kg。秋萝卜也叫冬萝卜,主栽培品种有当地农家品种“青皮”、“紫皮”和1966年由包头引进的“露八分”、“心里美”新种。几种产地在北郊,常年播种面积133.33hm22000亩),亩均产量2000~2500kg。胡萝卜以当地农家品种黄萝卜为主,南北郊均有种植,常年播种面积200hm23000亩),平均亩产2500kg

(3) 葱蒜类:包括葱、蒜、韭3种。大葱以当地农家品种“红皮”、“白皮”为主。小葱以当地农家细叶品种为主,在七道湾、大湾等地调剂种植,面积不大。洋葱以本地“红皮”、“白皮”农家品种为主栽品种,全市农区均有种植,平均亩产2500kg左右。大蒜主栽培品种为当地“红皮”、“白皮”两种。

(4) 绿叶类:包括芹菜、菠菜、莴苣、茴香、香菜、茼蒿。芹菜在1974年以前以本地品种空心芹菜为主,以后从北京引进白杆实心芹菜与本地品种兼种,主要产地为大湾、七道湾、二宫等地。菠菜分圆叶、尖叶,均为本地品种,各地均有种植。莴苣有尖叶、圆叶及尖叶,均为本地品种,各地均种植,常年播种面积133.33 hm22000亩),亩均产量1000kg左右。

(5) 茄果类:有茄子、番茄、辣椒3种。茄子本地品种有紫长茄、黑圆茄。自1965年起先后由北京引进“五叶茄”、“灯笼红”代替当地品种。主产地在安宁渠、二宫。番茄本地农家品种有红、黄果两种。

(6) 瓜果类:有黄瓜、菜葫芦、南瓜等。黄瓜本地品种有线条黄瓜。1965年起从北京、天津等地引进“北京小刺”、“北京纹上”、“北京大刺”、“津研1—7号”等新品种代替原品种。此外还有冬瓜、丝瓜、苦瓜、葫子等,近郊零星种植,为花色调剂品种,面积不大。

(7) 薯类:有马铃薯、红薯、菊芋、山药、百合等。马铃薯又称土豆或洋芋,为大宗商品冬菜,集中产区南郊,常年播种面积0.13~0.2×104hm2、百合、菊芋(洋姜)为本地花色调剂品种。

(8) 豆菜类:有菜豆、豇豆两种。南北郊均有种植,以北郊为多。菜豆主栽培品种1975年以前为本地蔓性菜豆,此后以品种“双季豆”代替;调剂品种有本地矮生菜豆(土刀豆)。豇豆以本地品种青条豇豆为主,调剂品种有本地矮生棍棍豇豆及引进品种“红嘴燕”等。

(9)稀特菜

1988年,由县农技站从外地引进稀特菜品种试种,共计20多种、50多个品种,其中种植面积较大的是空心菜、绿化椰菜、荷兰豆、西芹、生菜等。其主要产地在安宁渠、七道湾、二工、大湾。同时引种成功食用菌,其品种有香菇、平菇、金金丝菇、木耳等,均为小面积培育,为调剂品种。

9.2.2 粮食和经济类作物植物多样性现状

(1)  粮食作物主要种类有冬小麦、玉米,其他有大麦、大豆、水稻、糜子、谷子、高粱、荞麦、绿豆等。

(2) 经济类作物的种类有啤酒花、甜菜、棉花、向日葵、打瓜籽、油菜籽、红花、枸杞、花生、烟草、大蒜等,现在种植较多的有啤酒花、甜菜、棉花、向日葵。

瓜果的主要种类有西瓜、甜瓜、草莓等。1949年前市属农区即种植西瓜、甜瓜,产地集中在安宁渠、三坪。西瓜以当地农家品种花皮西瓜为主;甜瓜以引进苏联“集体农庄女庄员”(即黄旦子)为主,品质优良。其中安宁渠八段(今六十户乡八段村)所产的西瓜个大味美,被誉为安宁渠“三宝”(西瓜、大白菜、苜蓿)之一。

(3) 适宜农场种植的蔬菜有白菜、青萝卜、黄瓜、茄子、番茄、韭菜、菜葫芦、马铃薯、甘蓝、球茎甘蓝、芹菜、香菜、四季豆、扁豆、小青菜、菠菜、大葱、冬瓜、南瓜、丝瓜、葫芦瓜、胡萝卜等。

9.2.3 林木果树多样性现状

1)经济林和果树

依据现场调查,目前在乌鲁木齐周边农区栽培的经济林和果树主要有:桃、海棠、苹果、葡萄、李子、沙枣等。

2)防护林

依据现场调查,目前在乌鲁木齐周边农区防护林树种构成为:新疆杨、胡杨、沙枣、紫穗槐、新疆白榆、旱柳、雪岭云杉、樟子松等。

9.2.4 农区近自然植被多样性现状

农区边缘的非作物栖息地和防护林带作为一类近自然植被,对于丰富城市农业区景观、增加生物群落丰富性起着重要作用。

农区防护林群落主要由2个层片:乔木+草本或3个层片:乔木+高大草本+低矮草本构成。除乔木层外,草本层物种丰富,灌木种类最少。构成乔本层的建群植物种如白榆(Ulmus pumila L.)、旱柳(Salix matsudana Koidz)、新疆杨(Populus alba var. pyramidalis Bge.)、白柳(Salix alba L.)和垂柳(Salix babylonica L.)等均为人工栽培种;草本层的主要优势建群种均为野生植物种,主要有黄花蒿(Artemisia annua L.)、鸟头芥(Euclidium syricum (L.) R.Br.)、苦豆子(Sophora alopecuroides L.)、小车前(Plantago minuta Pall.)、芦苇(Phragmites australis (Cav.) Trin.)、芨芨草(Achnatherum splendens (Trin.) Nevski)、木地肤(Kochia prostrata Schrad.)、早熟禾(Poa sp.)、灰藜(Chenopodium album L.)、地肤(Kochia scoparia (L.) Schrad.)、偃麦草(Elytrigia repens (L.) Desv. ex Nevski)、猪毛菜(Salsola collina Pall.)、北苔草(Carex obtusata Liljebl.)、叉毛蓬(Petrosimonia sibirica (Pall.) Bge.)和红叶藜(Chenopodium rubrum L.);常见伴生种有:飘带莴苣(Lactuca undulata Ledeb.)、蒲公英(Taraxacum sp.)、假狼紫草(Nonea caspica (Willd.) G.Don)、东方铁线莲(Clematis songarica Bge.)、田旋花(Convolvulus arvensis L.)、糙草(Asperugo procumbens L.)、鹤虱(Lappula sp.)、白花车轴草(Trifolium repens L.);拉拉藤(Galium sp.)、苦苣菜(Sonchus oleraceus L.)、遏蓝菜(Thlaspi arvense L.)、萹蓄(Polygonum aviculare L.)、播娘蒿(Descurainia sophia Webb.ex Prantl)、滨藜(Atriplex sp.)、涩芥(Malcolmia africana R.Br.)和反枝苋(Amaranthus retroflexus L.)等。

农区草本群丛组主要分布于农田区附近田埂和机耕道边。群落主要由一层草本层或二层高大草本+低矮草本、灌木+草本层构成。草本层优势建群种主要有:苦豆子、灰藜(Chenopodium album L.)、芨芨草(Achnatherum splendensNevski)、条叶车前(Plantago lessingii Fisch.)、早熟禾、地肤(Kochia scoparia Schrad.)、红叶藜(Chenopodium rubrum L.)、芦苇(Phragmites australis Trin.)、大翅蓟(Onopordum acanthium L.)和灌木心叶驼绒藜(Ceratoides ewersmanniana Botsch. et Ikonn.)等。常见的伴生种有:鹤虱、乳苣(Mulgedium tataricumDC.)、顶羽菊(Acroptilon repens DC.)、刺毛碱篷(Suaeda acuminata Moq.)、骆驼蓬(Peganum harmala L.)、糙草(Asperugo procumbens L.)、荨麻(Urtica cannabina L.)、扁蓄(Polygonum aviculare L.)、条叶车前(Plantago lessingii Fisch.)、刺儿菜(Cirsium setosum M.B.)、锯齿莴苣(Lactuca serriola Torner.ex L.)、拉拉藤(Galium sp.)和蒲公英(Taraxacum sp.)等均为野生种,多草本,少灌木。

依据生境条件特点、外貌和结构特征,可将农区近自然植被划分为农区防护林群丛组和农田区草本群丛组2个群丛组。在农田区近自然植被群落中,农区防护林群丛组由15个群丛组成,主要分布于农区附近防护林下;农区草本群丛组由5个群丛组成,主要分布于农区附近田埂和机耕道边。

    乌鲁木齐市农区附近21个样地45个样方调查结果显示,近自然植被群落高等植物共有184658种,其中农区防护林群丛组较其它农区防护林的乔木、灌木、草本植物种类多,尤以草本层更加丰富。

乌鲁木齐市农区防护林群丛组15个群丛多样性指数变化在1.1122~2.2472,均匀度指数0.4193~0.8905,优势度指数0.2109~0.7977;农区草本群丛组5个群丛多样性指数变化在1.5403~2.3084,均匀度指数0.6793~0.8930,优势度指数0.1966~0.4252。就多样性指数而言,安宁渠镇农田区附近群落多样性指数略高于乌鲁木齐市荒山(0.92002~2.51113),同时反映了乌鲁木齐市农区近自然植被群落的脆弱性和不稳定性。

9.2.5 农区动物物种多样性现状

该保护区广泛地受人类经济活动影响,区内居民点、农田(水稻、小麦、蚕豆、油菜、胡萝卜、洋芋等)星罗棋布,加上多种水利和交通设施等组成的较为复杂的自然-半自然-人工交错的生态系统,为一些城镇居民区、田园社区活动的动物类群,提供了独特的生存环境,区内栖息的动物物种及其分布态势与城镇基本类似。

本区动物分布于乌鲁木齐地区市郊和农村的农田和居民区,包括山麓和山前平原的垦殖区和农田、蔬菜基地、果园、林带、动植物园、森林公园、生态园等形成的自然与人工生态系统,深受人类经济活动的影响,而成为一些伴随人类活动的动物的独特栖息环境。分布于本区的陆栖脊椎动物共计108种,占乌鲁木齐地区陆栖脊椎动物种数的34.07%其中鸟类77种,兽类29种本区动物,既有北方喜湿耐寒成分,又有中亚耐旱荒漠成分,随着人工生境的不同而变化,无特定的分布型。

本区记录到鸟类77种,占乌鲁木齐鸟类种数的31.56%主要以雀科、文鸟科、鸫科、鶺鸰科、燕科、百灵科和鸠鸽类、与猛禽组成。主要有[]鸢、、苍鹰、白尾鷂、白头鷂、鹗、燕隼、红隼、鹌鹑、蓑羽鹤、毛腿沙鸡、欧班鸠、灰班鸠、大杜鹃、长耳鴞、楼燕、兰胸佛法僧、戴胜、小沙百灵、凤头百灵、角百灵、家燕、黄鶺鸰、黄头鶺鸰、灰鶺鸰、白鶺鸰、棕尾伯劳、黑额伯劳、灰伯劳、金黄鹂、紫翅椋鸟、粉红椋鸟、喜鹊、黑尾地鸦、秃鼻乌鸦、大嘴乌鸦、小嘴乌鸦、黑尾地鸦、秃鼻乌鸦、大嘴乌鸦、小嘴乌鸦、  鵖、穗鵖、漠即鸟 、赤颈鸫、大苇莺、稻田苇莺、水蒲苇莺、棕柳莺、家麻雀、[]麻雀、圃鹀、三道眉草鹀、芦鵐、铁爪鵐等。

本区记录到兽类29种,占乌鲁木齐兽类种数的50.88%。如大耳猬、小鼩鼱、尖耳鼠耳蝠、大耳蝠、山蝠、大棕蝠、沙狐、艾鼬、虎鼬、草兔、灰仓鼠、红尾沙鼠、大沙鼠、裼家鼠、小家鼠、小林姬鼠、黄胸鼠等。

9.3 存在的问题

9.3.1 人为影响程度高

农区由于人为的扰动,原生植被破坏殆尽,多为人工种植的植被,植被群落高度人工化,只在农田区田埂、机耕道附近、农田区防护林下有原生植被。

9.3.2 种植结构单一

由于人为的影响,其农业种植结构单一,明显区别于城市中园林绿地和自然植被,与其相比生物多样性水平显著降低,自维持及自我修复能力低下。

9.3.3人均耕地量持续减少,耕地数量下降速度较快

乌鲁木齐市农业生产用地,2003~2009年间,农业生产用地经历了由增长到下降再到增长的阶段,2009年末农区总耕地面积6.72×104hm2,当年总播种面积6.63×104hm2。但随着城市化的扩大,人口的增加,整体表现为,人均耕地量持续减少。

9.4 影响生物多样性的主要因素

9.4.1水资源过度开采

    乌鲁木齐市水资源总量为11.28×108m3,其中地表水资源量9.97×108m3,地下水资源量为6.82×108m3,地表地下水资源重复计算量为5.52×108m3。人均拥有水资源总量581m3,仅为全疆平均的13.65%,且水资源在时间和空间分布上的不均匀性,决定了耕地空间分布上的不均匀性和农业生产上明显的绿洲灌溉农业特征。水资源尤其是地下水资源的过度开采,造成地下水位持续下降,一些依靠浅层地下水生存的物种会发生衰亡。 此外,水资源量的不足,也造成耕地利用率低、抛荒、撂荒现象时有发生。抛荒、撂荒地往往靠自然恢复植被,历时长。撂荒地前期植被盖度低、物种数量少,具有极高荒漠化甚至沙化的风险。

9.4.2 外来物种与生物入侵威胁

农区最大的功能是通过农业生产极大地满足日益增长的人类生产生活需求。这样就不可避免地会从异地引进新的生物物种,以达到改良品种、提高产量、增加经济效益的目的。农区是外来物种比较丰富的区域。

在外来物种的引进过程中,往往存在不经意间引进某类生物学表现异常的品种,其异常高的适应迁移地生境的能力,加上其极快的扩繁速度,会挤占本地物种生态位,造成乡土物种生存空间的以及生存条件的缺失,造成极高地生物入侵风险。

9.4.3 化肥、农药与水污染

农业生产过程中为控制有害生物(病虫害)对作物和林木的危害、提高产量,不可避免地会施用农药(杀虫剂、除草剂等)和化肥。然而,不科学地施肥和滥用农药不仅会造成农药在产品中的残留、降低品质,而且会造成土壤和水体的污染,进而对农区生物多样性产生影响。此外,农田灌溉若使用受城市污染过的水源,不仅影响农林产品品质,而且也会使污水中的有害物质(如重金属等)在农田及其周边土壤中的累积,对农区生物多样性构成威胁。

9.5 保护对象、目标与重点

本区域生物多样性的最大威胁来源于强度的人类活动,如荒地开垦、农药与化肥污染以及外来物种大量引进而挤占原生物种的生境。针对这些情况,本区域生物多样性保护的对象设定为:农区附近防护林绿地及其下的自然植被、农田边及附近的近自然植被。农区近天然植被,尤其是农田边及附近的近天然植被在防治农区的水土流失、增强农区生态系统的稳定性以及防治农作物有害生物危害等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有调查结果显示,农田边及附近近天然植被不仅可为有益动物提供着安全地越冬场所,而且可在生长季诱集一部分有害生物,使农作物免受危害,即发挥着“诱集带”的作用。

生物多样性保护目标是:通过对乌鲁木齐市防护林体系的建设和保护、农区附近人工防护林及其下的野生植物、以及农田边与附近近自然植被的保护,使乌鲁木齐市农区的生物多样性得到有效的保护、农区生态系统功效得以持续稳定发挥。

乌鲁木齐市农区生物多样性保护的重点是:乌鲁木齐县和乌鲁木齐市北郊农区附近的近自然植被以及甘草、锁阳和尖果沙枣等;重点保护[]鸢、、苍鹰、白尾鷂、白头鷂、鹗、燕隼、红隼等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保护益鸟,如紫翅椋鸟、家燕等。

本保护区的重点保护地与重点保护对象分布参见附图10生物多样性重点保护地及重点保护对象分布图。

9.6 保护规划

要建立一套耕地可持续利用管理的思路:一是遵照国家基本农田保护政策,保证基本农田面积不收侵占;二是保证一定的耕地面积;三是提高现有耕地的质量;四是保护农区生物多样性;五是保护耕地生产能力。

9.7 植物生物多样性的保护步骤、途径和方法

    重视农区附近近自然植被的保护,强调人工防护林及其下自然植被群落的有机结合,提高其物种多样性。严禁违规使用国家命令禁止的农药、杜绝恶性农药污染事故地发生。科学引进新品种,调整产业结构,实施节水和精准农药种植技术。

 

第十章  生物多样性保护支撑体系建设规划

10.1 建设的必要性和迫性

乌鲁木齐市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管理支撑体系建设是落实国家有关生物多样性保护工作部署的必要措施。原国家建设部建城[2002]249号文关于加强城市生物多样性保护工作的通知中明确提出加强城市生物多样性保护工作是各级建设(园林)部门的重要职责。国务院批准的建设部三定方案”规定了建设部指导城市规划区内生物多样性保护工作的管理职能。各地建设(园林)部门要会同有关部门,认真履行生物多样性保护职责,切实做好本地区生物多样性保护。各地园林绿化行政主管部门要把多样性保护工作作为重要职责和主要工作来抓,要配备专门人员,落实相应资金,研究制定生物多样性保护工作的政策措施,加强对生物多样性的宣传教育,切实搞好生物多样性的保护和管理工作

根据国家有关部门就城市生物多样性保护工作的部署,有必要建立健全乌鲁木齐市生物多样保护与管理支撑体系。这是落实本次生物多样性保护规划的具体要求。若没有生物多样保护与管理支撑体系的支撑,本次规划就会流于形式而不能用于具体的指导,最终使相关生物多样性保护管理工作弱化而导致城市生物多样性的逐渐丧失。

10.2 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管理支撑体系建设规划

10.2.1 设置专门管理机构

根据原建设部[2002]249号文的要求,在市林业(园林)局三定方案中应增加乌鲁木齐市林业(园林)局负责实施管理乌鲁木齐市城市规划区内的生物多样性保护工作的管理职能。鉴于目前管理分散尚无统一的组织领导机构,应即早组建乌鲁木齐野生生物专门保护委员会,对保护动植物种类、种群数量和受保护的区域范围,实施有效的日常督查管理。对违反生物多样性保护工作相关规划的建设活动和其它活动有权进行查处。

针对乌鲁木齐地区野生动物目前的分布生存保护利用状况,制定和实施陆生野生动物栖息分布繁殖地、候鸟迁徙主要路线和重要停歇地的保护及其对策,尤其是应尽早制定近、中期动植物就地保护详细规划。

采用地理信息系统技术,构建乌鲁木齐地区自然保护地生态系统、植被和野生珍稀物种分布专题数据库,建立乌鲁木齐地区动植物资源信息动态变化管理平台。实现信息资源共享,方便用户对保护区(地)现状数据的查询、统计和分析等要求。为政府野生动物资源保护相关部门进行保护区和野生动植物资源管理提供辅助决策提供支持。

10.2.2 建立和完善下属区县保护与管理基础设施建设

各区、县园林绿化行政主管部门应建立相应机构,开辟多种渠道,争取各方的支持,加强技术人才队伍建设,提高管理水平,建立长效机制,担负起市域范围内生物多样性保护的日常督查和有害入侵物种的及时处置工作。

依托自然保护区、鸟类环志站、森林病虫害防治站、野生动物保护管理站等单位,在未能涵盖的地段和区域补充新建陆生野生动物疫源疫病监测站及流动监测点。成立鸟类迁徒研究站、国家级重点保护动物监测研究中心、乌鲁木齐市园林植物有害生物预警控制中心